后娘碑

半壁店子村南的一块荒地上,立着一块“后娘碑”。现今碑文虽已残缺不全,但“后娘碑”的故事却久久流传。

在早,半壁店子村有个叫王勘的人,膀大腰圆,浑身有千斤力气,靠去终南山围猎为生。王勘待人和气,侠肝义胆,深得四邻敬慕。前年爱妻焦氏得病死了,抛下两个不懂事的孩子,整天哭闹。亏得邻里说合为他续娶了亓氏,照看两个孩子才得安宁。亓氏二十七岁,丈夫徐某三年前经商溺死长江,遗下一男孩徐勇,刚满五岁。孩子虽小,却怪懂事。亓氏虽是贫家女子,却知书达理,待人热情,在附近四乡八村首屈可数的好心人哩。

亓氏过了门,和王勘情投意合,恩爱和睦。对王勘的两个儿子王斌、王侠,比待自己的亲儿子徐勇还好。有那好吃好喝的非等王斌、王侠用完后,才让徐勇吃。她经常对徐勇说:“现在的财产是你后爹过下的,对咱娘俩来说,有个温饱就算不错啦。”年幼的徐勇领会娘的话意。王勘见妻子如此贤惠,很是高兴,只是不同意她那样对待徐勇。他常对亓氏说:“孩他娘,咱是一家人,不能对孩子两个待法。”亓氏听了总是找话岔开。王勘经常开导王斌和王侠要和亲兄弟一样待徐勇。

谁知,好景不长。王勘在一次捕猎中,不幸翻下悬崖摔死啦。亓氏直哭的死去活来。安葬了王勘,这个家也就塌了顶梁柱。

王勘给亓氏母子留下了三亩薄地和一屁股的丧葬债。痛苦的打击,亓氏衰老了很多,生活的担子更重了。她白天带着三个孩子下地干活,晚上打发孩子睡觉后,又在黑暗潮湿的小矮屋里纺线织布,好换些钱,买油、粮糊口。

这一年,王斌十岁,王侠八岁,徐勇也七岁了,都该上学念书啦。可是,艰难的生活,使她无力供养三个孩子。

她想了千条办法又都一一否定了。后来,记起丈夫生前曾给过她一把钥匙,嘱咐说:“有三十两银子的积攒。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困苦,都没有动过。安葬债是她一滴血,一滴汗纺线织布挣还的,如今只好……

亓氏端着油灯,找到丈夫说的那只小木箱。自从进王家门来,她一直没动过这只箱子。她颤抖着手大开锈迹斑斑的虎头锁。里面用块白布盖着,轻轻掀开,除一个红包外,里头还有几张上等的兽皮。这是王勘留下的遗产,也是眼下的救命钱。她打开红包,包里的银子特别碎。可见是丈夫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血汗钱。睹物生情,忍不住的泪水如断线的珠子,滴在手背上,滴在铅灰色的碎银子上。

第二天大早,亓氏给王斌、王侠穿戴好连夜赶做的新衣。嘱咐徐勇烧水,领着王斌、王侠去南学读书。王斌、王侠哭着闹着要弟弟一块去上学,亓氏推说弟弟还小,过几年一定要他去读书。

王斌、王侠上学了,家务事就落在了她和七岁的徐勇身上。懂事的徐勇很听妈妈的话,不论让他干啥都不挑剔,有时去田里干活,摘些好玩的花儿什么的,都小心地保存好带给两个哥哥玩。雨后上坡捉了螃蟹什么的,都要母亲煎好,留给两个哥哥吃。兄弟之间情同手足,关系特别融洽。

王斌和王侠刻苦读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闲暇时候总要抢着替母亲干些活,替弟弟分担肩上的家务。

亓氏拉扯着三个孩子苦苦挣扎了七个年头。王斌和王侠先后中了秀才,转年头准备参加京城大考。这时的徐勇也出落成了英俊少年,只是家务繁忙,无缘进学读书。

日子过的飞快,明年,朝廷要开科大考。亓氏准备给两个孩子积攒应考的盘缠。

天有不测风云。偏偏在这年春上,刮了特大的风暴,庄稼颗粒无收,穷家人断柴少米,到哪里去弄钱呢?

数着算的日子过的好快哦,离考试只有两个月的时间。这天晚上,亓氏捧出两套新衣、文房四宝和一百两银子,笑着说:“斌儿,侠儿,明天就要赴京城赶考啦,为娘这些年对不起你们,让你们跟着受苦了。好歹积下了这些银两,你们带着它去京城好好的考试,别辜负了为娘的一片心意啊!”

“娘!”两个孩子哭跪在亓氏面前:“这些年,您为了我们吃尽了苦,操碎了心,请受孩儿一拜。”

第二天,亓氏和徐勇送王斌王侠登上了赴京大道。

儿行千里母担忧。亓氏思念远去他乡的孩子,恍恍惚惚度过了三天。这天,她晒衣被时发现了一个布包。大开一看,里面包着五十两银子,并附有一信。亓氏略知文墨,看完信后不禁大吃一惊。原来,王斌和王侠只带了五十两银子去了京城应考。这如何是好!亓氏焦急万分,忙叫徐勇带上着五十两银子去京城找王斌、王侠。临行,亓氏拔下头上的一枚金叉说:“孩子,这枚金叉是你姥姥给我的陪嫁。你去典当些银子吧,好做你路上的盘缠。那五十两银子是你哥哥的,可千万别用啊!孩子,此去京城千里迢迢,你年纪轻轻,未经过大世面,路上多加小心。”

三个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这天,一大帮人吹吹打打到家来报喜。王斌和王侠中了榜眼和探花。队伍停在家门外,王斌、王侠和徐勇赶紧进门问候母亲,可是屋里空空,蜘蛛网纵横,早已没有了慈祥老母。三人大惊,亏得东邻王大娘相告。原来,亓氏为了两个儿子应考的盘缠,万般无奈,卖身到邻村财主家。

王斌、王侠和徐勇听了,肝肠寸断。立即骑马赶奔邻村。见到母亲时,她老人家已经被劳累折磨的奄奄一息。财主见亓氏两个儿子高官得坐,立即换副面孔,派大轿把亓氏送回家,并附上很多名贵礼物,亓氏卖身的事只字不敢提。

亓氏,这位善良勤劳的母亲,临死都没说是卖身到财主家,怕两个儿子难过。亓氏咽了气,三个孩子哭天喊地,昏死无数次。财主为了巴结王氏兄弟,把自己的风水地让给了亓氏。

葬礼很隆重,四邻八舍痛惜亓氏,没有不掉泪的。王氏兄弟花重金为母亲订做了一块高二米二○,宽八十,厚二十五公分的大石碑。上刻“后娘碑”,立在坟前,一天祭奠三次。

兄弟仨守孝百日,王斌、王侠才卸孝服走马上任。不久,两兄弟为徐勇娶了媳妇,又出钱盖了一幢像样的房子给徐勇夫妇住。这样过了近半年,王斌、王侠才先后结了婚。每隔一些日子,兄弟仨便不约而同到母亲坟前哭祭一番。直到现在,碑前还时常见到新烧化的纸灰哩!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