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牛王泉的传说:诉神牛名泉故事 讲述牛泉传说

莱芜牛王泉的传说:诉神牛名泉故事 讲述牛泉传说

牛王泉故事发生地,牛泉镇西牛泉村(记者 亓秀宝 摄

鹿怀明讲述神牛名泉故事(记者 亓秀宝 摄)

鹿怀明介绍资料片的来历及内容故事(记者 亓秀宝 摄)

  文/ 大众网记者 亓秀宝

  在莱芜当地尤其是牛泉镇周边,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关于一头谁都没有见过的真身的牛和一位不知出处的放牛娃,再加上一位贪欲十足的财主,他们的矛盾存在,塑造了这样一个凄美的故事:

  六百多年前,大汶河南岸的平原沃野上有一个美丽富饶的村庄——洛庄。村里人以农耕为本,勤劳善良,丰衣足食,和睦相处,世世代代修养生息在这片土地上。

  后来,外地的一位财主看中了这处风水宝地,便想方设法迁来居住。嗜财如命的财主在洛庄广置土地,购买房产,搜刮盘剥,贪得无厌,几年时间就占有良田千亩,宅院连片,牛羊成群,邻舍乡亲都恨透了他。

  在财主的家佣长工中,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给他放养着一群牛,一年又一年默默地劳作着,却经常受到财主的打骂和责难。没人知道他是哪乡哪村,也没见过他一个亲人近属,他孤苦伶仃忍气吞声,把心思全放在牧养九十九头牛身上,与每头牛都有深深的感情。他白天带牛群外出放牧,晚上住在牛棚,有话对着牛儿说,有苦向着牛儿诉。清晨迎着朝阳,他打开圈门清点数目,拍拍这个的头,摸摸那个的角,牛儿也舔舔他的手,蹭蹭他的衣,一声唿哨,带它们下了东坡。傍晚,拖着疲惫的脚步,他又带着牛群返家,先在村东的水塘饮牛点数,然后带回圈内,和牛说说悄悄话,牛儿卧下,他才卷躺在棚角的木板铺上休息。

  年年月月,天天如此,艰难的生活一晃就是几个春秋。

  在庄东的大路旁,有一处几十亩的大水塘,平缓的塘底散布着无数的小泉眼,串串晶萦的水泡不停的冒出水面,清澈甘甜的泉水永不枯遏,夏季凉爽彻骨,冬天热气腾腾,这儿是牛群饮水的好地方。有一天收工后,牛儿围在水塘边饮水,红灿灿的晚霞,高高的树木,浓绿的庄稼,宽宽的土路及村庄轮廓清晰的倒映在水面,构勒出一幅美丽的图画。放牛娃今天心情特别好,他站在塘东高高的田埂上,打一声长长的口哨,开始清点牛数……,数着数着,禁不住惊奇起来,九十九头牛多出一头,连数几遍都是一百头。他定定神,用手指抹一下眼睛,走下土埂靠近牛群,睁大眼睛扫视着每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头一头再细数起来。突然他看到一头牛特别显眼,陌生而又熟悉:头大耳挺,膘肥体壮,粗长的犄角,宽平的脊背,长长的尾巴,灵动的躯身,暗红色的皮毛发出油亮的光,堪似牛群中的王者,正对着牛娃颔首摆尾打招呼呢。放牛娃一见如故,浑身一个激凌,脱口喊道:真神牛啊!”他跑近神牛,紧紧抱住它的脖颈,用他对牛的独有语言与神牛喃喃交谈起来……。牛群饮完水,太阳落下山,神牛也消失在群牛中不见了。

  从此,每天外出放牧时是九十九头牛,傍晚饮水时是一百头牛。神牛每天傍晚与群牛饮水嬉戏,与牛娃亲昵晤面,带给他无比的快乐和欢欣,他每天早出晚归,悉心照料着牛群,呵护着神牛,相依为伴,谁也离不开谁了。

  暑去秋至,转眼三个多月过去,这件事终于被财主知道了。黑心财主想,如果把这头神牛捉住卖掉,那可比金铸的牛还值钱啊!他哄骗牛娃让他指认并捉住它,会给他无尽的好处,放牛娃愤怒的拒绝他。黑心财主软硬兼施,一再威逼,放牛娃断然不从。后来他苦思冥想出一个法儿:着人在九十九头牛角上各系一条红布条,待角上没有红布的神牛出现时将其捉住。

  这个歹毒的主意可害苦了放牛娃,他一天愁眉不展,心如刀割,苦苦想不出搭救神牛的好办法,只在心中为它祈祷祝安,躲过劫难。与神牛相识九十九天后的那天下午,红日西坠,秋风萧瑟,他带着九十九头角系红布条的牛群从东坡一步步向回捱,精神恍惚好像丢了三魂六魄,一心担忧着神牛。

  到了水塘边,看见财主带着众家奴隐在坡后,个个凶神恶煞目光贪婪,他如万箭穿心痛苦万分,既想尽快见到神牛,又怕见到神牛,在泪眼朦胧中还是看到了它。它高大壮硕的身躯时隐时现在遍挂红布条的牛群中,向放牛娃投来恋眷哀悽的目光,放牛娃也用惊恐的眼光示意它快走开。但财主一声令下,奴丁们手执棍棒、绳索和火枪冲进牛群,直扑神牛。神牛被激怒了,它高昂着头角,闪跃舒展开躯体,凭借牛群的保护,前拓后转,左闪右躲,角抵蹄碾,踏平了塘边的泥地,踩碎了禾菽野草,路旁塘边笼罩在尘埃水雾中,打斗多时,撞伤了多名奴丁,众人却仍近身不得,没有伤着神牛一根毫毛。这时太阳慢慢躲进西山,红红的晚霞变成了灰蒙蒙的雾气,天要黑了,神牛就要走了,提着心儿看的发呆的牛娃猛然回过神来,心想经过这场劫难,就要消失的神牛再也不会回来了,也许这是最后的一面,他不顾一切的冲向塘边的神牛,抱住它的脖子,贴近它的头角,口中喃喃,滂沱泪雨洒注水塘,顿使塘水增高了三分。

  黑心财主看看捉不到神牛,人伤财破恼羞成怒,狠狠心命家丁对着神牛开枪。轰隆一声枪响,只见震怒的神牛遁着火光,把一只犄角掘入地下,的雷吼一声,平地掘出一个泉眼,粗若大缸,滚腾汹涌的泉水呜呜地啸叫着,一冒丈高又倾注而下,水浪滚流席卷四方;瞬间神牛叉弓前腿,双脚抵地,向着西北方向一道火光拱地拓土而去,身后立即出现一条两丈多宽一丈多深的壕沟,直入汶河。

  突发的大水把财主和恶丁一扫而光,放牛娃也神秘的消失了。大水过后,整片水塘改变了模样:水塘变成了一汪深潭,中间的泉眼喷出几尺高的如柱清水,泉水携着腾腾雾汽和神秘的故事从泉沟汇入汶河,洛庄变成了泽地水乡。

  神牛掘出的泉就是现在村东的老泉头,拓开的沟就是村北的泉崖,它从老泉头起,紧依着村东的宅院向北,而后绕过村北向西顺势而下,全长三里多路,成为村庄独特的风景。

  至于放牛娃的去向,人们一代一代传说,他本是神牛的化身,注定降临凡尘演译一个凄美的故事,给这片土地上造化出一方净土圣水,滋润养育世世代代的牛泉人。

后人为了感念铭记神牛和名泉,把泉称为牛王泉洛庄改为牛王泉庄。多年以后,人口渐多,村庄变大,便分称东牛王泉庄西牛王泉庄1956年大办互助组合作社时,两村又合称为牛王泉明星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1958年建立人民公社,正式简称为牛泉人民公社,村称东牛泉村西牛泉村

这个故事的作者是现已退休在家的66岁牛泉镇西牛泉村人鹿怀明,曾经做过小学教师、法院审判员、镇党委干部,自2008年退休后便开始发掘研究现在牛泉镇东牛泉村及西牛泉村的来历,加上自幼受到家人对于牛王泉传说的熏陶,经过数十次的往返、寻根,最终在2012年将该故事完成。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