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章:莱芜『蒲松龄』

张章:莱芜『蒲松龄』

2015-03-13 14:34:09 刘华
   
\
□记者刘华
年少立志
搜集民间艺术珍宝

    张章1936年出生于偏居一隅的苗山镇南古德范村。在几十年前,那是一个交通及信息非常闭塞的山村。因为闭塞,那里没有什么娱乐项目,也因为闭塞,让那里保存下了许多完整的、原汁原味的民间故事。这些民间故事通过口口相传让一代代人继承了下来。
    张章的奶奶和父亲特别擅长讲民间故事,因此,他小时候也是听着这些故事度过的,每晚要听着故事才能入睡。后来,他进入小学,也许是机缘巧合,他又遇到了一个会讲故事的启蒙老师。与奶奶、父亲相比,这位老师讲故事的水平非常高,而且讲得绘声绘色,让张章如痴如醉。一天天的耳濡目染,也让他爱上了讲故事,这也为他在民间文学方面的造诣埋下了伏笔。
    师范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家乡的小学教书。此时,他对民间故事更加喜爱,在闲暇之余,张章如同进山寻宝一样,走乡串村,寻访一个个隐在民间的“故事篓子”,用执著和耐心打开他们的门,捡拾一个个故事,把散落在民间的“珍宝”收集起来。
    1957年,张章写了一篇文章投寄到《山东青年报》,隔了不长时间,他收到了刊有自己作品的样报。自此,他的业余民间文艺创作开始了,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相继在报刊发表,他的名气越来越大。
情系泰山
跋山涉水搜集故事

    后来,因为表现突出,张章被调入泰安专区文教局从事文艺创作。1976年,文革结束。文艺战线和其它各条战线一样,形势无限好,到处是百花灿烂的春天。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后,泰安开始大规模宣传泰山,当时,关于泰山的照片、诗歌非常多,但唯一缺少的就是关于泰山的民间故事,这个领域几乎是空白的,看到这一点后,张章决定搜集散落在民间的这些“珍宝”。
    说干就干,为搜集这些故事,他开始了苦行僧般的生活。接下来的十几年,他走遍了泰山上下,四周村舍,行程上千公里,访问了一百多位老山民,搜集了无文字记载的民间口头文学资料几十万字。《大众日报》刊发了他搜集整理的民间传说《姊妹松》;《农村大众》为他开设了“泰山风物传说”专栏,连载他搜集整理的泰山风物传说;其作品《泰山石敢当》、《岱宗坊》、《姊妹松》、《泰山神碗》、《泰山显真草》等泰山民间故事获“1979—1982山东民间文学优秀作品奖”。
    回想起往事,张章仍十分自豪。“我搜集的这些故事在此之前没有任何文字记载。像《岱宗坊》、《姊妹松》、《泰山神碗》、《泰山显真草》,全是我搜集整理出来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张章又参加了全国民间文学“三集成”工作,在改革开放的新环境下,他不图名、不图利,深入泰山、蒙山等地采风访问,短短的时间就收集各类民间文学资料百万余字,其中有些是比较珍贵的。像《王羲之的传说》、《张道一的传说》等都有相当或一定价值。
老骥伏枥
年近八旬心却不老

    常年的奔波,让张章积劳成疾,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多种老年慢性病并发,实在难以坚持工作了。看到这种情况,所在单位领导让他回家养病。这时,张章十分干脆地说:“当和尚不撞钟,不如让出位子让新人干。”于是,他就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岗位,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南古德范老家。也许是老家的山水养人,回到家乡不几年,张章的身体日渐康复,闲来无事,他又拿起了笔,又一头扎进了民间故事之中。像年轻时那样,又开始了到处走访的工作。
    回到家后,他先后整理出版了《泰山石敢当》、《鲁中民间故事选》、《拉呱九十九》等书。现在电视上正热播《泰山石敢当》,对于这部电视剧,张章认为夸张的东西太多,在他看来不是一部好作品。作为张道一后人,他又深入挖掘整理了部分民间故事,又整理出版了《张道一借皇粮》。
    看着张章老人满头银发,听着他有条有理、思路清晰的言谈话语,字里行间尽显老人的担心:自己年事已高,身体又不健壮,自己所掌握的那些上百万计的民间资料能否整理出来,尽可能多地留给国家,留给民族,留给后人呢?“我不为名、不图利,只想把我知道的故事留给后人,传给后人。”张章对民间文学痴爱程度溢于言表。
    张章现在已年近八旬,但对民间文学的热情一点未减。现在他有了一个新的计划,那就是进行“现代民间文学整理”,准备出一部名为《摩云山民兵传奇》的故事集。“这部书里面收录的历史人物和故事,也是没有文字记载的故事,希望能对历史研究提供一些参考。”

秒速时时彩会长李胜华与张章先生交流民俗创作

张章先生被聘为市民俗学会顾问

张章先生出版的书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