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宪顺:山口的“草根笑星”
2.jpg
■记者 刘华

平民百姓心系民生大众,嬉笑怒骂为传至真至善。作为一个普通村民,他将所见所思所想,融入到了一个个小品节目之中,这些节目通俗易懂,大家也都乐于接受。这些年来,他凭借诙谐的表演一炮走红,成为了民众中的“草根笑星”。
从小热爱表演打下坚实基础
这位“草根笑星”名叫耿宪顺,62岁,是口镇山口村社火队骨干成员。长相大众,却极富喜感。记者曾不止一次看过他的表演,但总觉得看不够,在他的身上有种天然的质朴,让人感觉近在咫尺。让人笑起来,都感觉仿佛就是身边事。进入腊月,老耿又忙了起来。照例进了年,作为社火队队员他是要表演的。为给群众增加娱乐,他必须要增加几个节目。因此,这个时候,他是比较忙碌的。忙完一阵,他这才打开了话匣子。
耿宪顺说,从之前的踩高跷“街游”到现在的“社火小品”,他和团队的成员一起自娱自乐的同时将演出带到了莱芜市各乡镇的村头巷尾,让简单的快乐大众化,这成为其最为津津乐道的话头,但要说起他的表演,要从他的爷爷说起。
耿宪顺的爷爷酷爱表演,花船、赶毛驴无一不通。凭借精湛的技艺成为了村里乃至周边乡村颇具名气的杂耍表演艺人。当时年幼的耿宪顺虽不懂,但受长期影响,也慢慢爱上了这一行。他的爷爷常年游走乡里,他也时常跟随出去表演。自耿宪顺四五岁开始便接触到村里各种各样艺人汇聚表演,自幼耳濡目染也为其今后的表演打下了坚实基础。山口村社火队逢年过节表演和日常排练少不了他的存在。“我当时就是打支应的,拿家什、拿道具,但在潜移默化中却学到了很多东西。”
对表演他发自内心的喜欢
有爱就要执着坚守。对于这门艺术,耿宪顺虽不专业,但骨子里却喜欢。从小到大,不论遇到什么情况,耿宪顺都在坚守着。
作为一个农村百姓,他家的收入来源有限,虽其生活也并不宽裕,他平时在家练习的唯一道具也就只是一块挂在墙上的镜子,这也是其家中最为干净、整洁的家什,“自己生活,没什么挂念,每天能够和队里的老年人一起表演多好,吃喝能饱就行,起居不冷就行,要是让我在家憋着,那可不得了。”耿宪顺说。
耿宪顺说,自文革时期的业余文艺宣传队到后来村里成立艺术团,他便一直活跃在村民茶余饭后、农闲时节的闲暇生活中。从20岁左右加入村里的宣传队演出样板戏到2000年期间加入山口社火队,再到现在表演花船等,他的生活变得愈加丰富多彩。
如果他之前是默默无闻,那么他现在就是声名鹊起,成为群众最喜爱的“草根笑星”之一。现在耿宪顺最知名的是反串表演。老头演起老太太有模有样,笑料不断。“他演的农村老太太太好了,他的小品俺看过多遍,每回都笑得直不起腰。”、“他演的老太太一点也不假,让人很高兴。”在采访时,许多村民对记者这样说。
谈到反串角色,耿宪顺说,纯属偶然。作为社火队队员,他常年走街串巷表演,时间一长,他感觉像少了点什么。2012年过年时,他跟随队伍,边演边寻思着给村民找点笑料。当走到一位熟悉的老太太跟前时,他一下子就把这位老太太的帽子摘了下来,戴到了头上。一扭一扭地学起老太太走路,瞬间老百姓中间传来一阵大笑。观众的笑声就是认可,耿宪顺寻思这就是百姓们需要的。回到家后,他便开始琢磨酝酿如何让百姓笑开怀。在社火队其他成员的帮助下,他决定与社火队另一名队员魏传联出演反串小品。
耿宪顺将小品定位在了演身边人、演身边事,传播正能量。他与魏传联创作的第一个小品名叫《赶庙会》,讲得是农村富裕后老俩口赶庙会的故事。通过老太太之口讲述了农村这些年变化。在小品中,他用的是地道的莱芜话,加入了莱芜的方言俗语。老百姓听上去通俗易懂,而且让人忍不住地笑。每到一地,他一上场,就引来笑声一片。
农村老汉传播的全是正能量
现在耿宪顺创作的作品还有《算卦》、《戒毒》、《秤娘》等,全部是自编自演。耿宪顺虽然只是个农村人,但却极要面子,演就要演得最好,让大家开心。节目在创作完成后,他都是精益求精。“《赶庙会》已创作完成三四年了,但我现在仍在修改。不断加入新的元素,一些网络新兴、时尚词语,我都想着加入进去。”
作为艺术,一个作用就是教育人、感化人。耿宪顺的节目全是满满的正能量。在戒毒日来临时,他创作了《戒毒》。在大力提倡移风易俗时,他又创作了反迷信的《算卦》。“这些事都是身边的事,或听说身边发生的事,光单纯教化是没有效果的。如果寓教于乐,可能效果就不一样了。”
按照春节演出排练的安排,耿宪顺和魏传连今年要演出他们新排练的小品《暖水袋》,讲述农村常年独居的老人在儿女均成家的情况下渴望寻找一位老伴却又羞于开口的故事,为了能够模仿得惟妙惟肖,耿宪顺最近一段时间便在家中模仿老太太的一举一动。
对于今后,耿宪顺说,生活并不富足但心里却是快乐的,儿女孝顺让他很知足。但是自己乐不是乐,让大家乐才是真的乐。耿宪顺说:“接下来,他还会创作更多的节目,让笑声在群众中间广泛传播。”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