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的来历

1.jpg

重  阳  节

(李胜华 撰文)

 

重阳节的来历

重阳节在莱芜民间被称为“登高节”或“爬山节”又叫“九九老人节”。这天,老百姓登高,插茱萸(落叶乔木,叶子对生长椭圆形,花黄色,果实为核果,长椭圆形,枣红色,可入药),赏菊,饮菊花酒、吃重阳糕、肥蟹等。

每年的农历九月九日这一天,人们都会自发的到附近高山峻岭或河边丘陵游玩,登高望远,思念亲人。唐代诗人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中就有“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是对重阳节登高思亲最好的诠释。

此时正逢秋高气爽,大有极目楚天舒的美感。深呼一口大山里的新鲜空气,神清气爽,忘掉一切烦恼,何乐而不为呢?

在古代,阴阳五行学说“九”是“阳数”,农历九月九日,两九相重,都是阳数,因此称为“重阳”,也就把这一天称为了“重阳节”。

据老人口耳相传,重阳节起源于道教的一个神仙故事:

(一)
   
相传,秦时,仙人安期生在汶河南的仙人山上修行,他降妖除魔,为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人们敬重他,都乐意拜为师尊,学些道行,为民服务。安期生也乐于教他们,逢一遇十,就在凤凰山朝阳洞前面的广场上教大家道术,就像现在的广场舞。这年的九月初,安期生发现他的徒弟安顺头冒黑气,掐指一算,大吃一惊!忙把他叫到朝阳洞内说:“你黑气灌顶,九月九这天要遭大难。”

安顺听了大惊失色,急忙跪倒求救:“仙师救我?!”

安期生点点头说:“瘟神到汶河龙王那里做客,酒足饭饱后要光临你的家中。你前世与他有恩怨,他定行报复。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九月九这天的一大早,你带着全家到咱这凤凰山顶的石寨来,戴茱萸、饮菊花酒,待到日落西山就可避其灾难。”

安顺听了安期生的破解之法,连连点头称谢,百依百顺。转眼到了九月九这天,安顺起个大早,带着全家男女老幼躲进了凤凰山顶的山寨内。他按照安期生师傅的指点,用茱萸编成帽圈戴在每个人的头上,打开带来的菊花酒痛饮赏景。

日出日落,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安顺带着全家人回家一看,家人住的房子坍塌,所有的鸡、牛、羊都暴死了,幸亏听了师傅的话,全家人才躲过了一劫。

原来,瘟神在汶河龙王家里喝了几杯酒,突然想起与安顺的宿怨,就到安家庄找安顺寻仇,到了安家却发现人去房空。掐指一算,得知安顺全家在石房子里,以为归了天。气恼之下把安顺住的房子击塌,把所有的禽畜都瘟死了。他还觉得不过瘾,又在村里洒了瘟毒,把全村的禽畜也毒死了个八九不离十,这才扬长而去。

安顺回到家中,把躲避瘟神的事情告诉了大家,人们这才明白禽畜死亡的原因。安顺又把插茱萸,喝菊花酒的事告诉了大家。

此后,每到农历九月九这天,安顺家和安家庄的百姓就戴茱萸登山望远,喝菊花酒赏景。后人纷纷效仿,沿革成俗。这就是“重阳节”的由来。

旧时,每逢农历九月九这天,莱芜县衙里的县太爷带着一帮文人到凤凰城北的九顶雅鹿山上,头插茱萸,饮菊花酒赏景赋诗。每逢这一天,雅鹿山上人山人海,赛过三月三的魁星楼庙会。

民间还有门口插茱萸辟邪的习俗,如同三月清明插柳、五月端午插艾一般。大户人家在这一天,有敬师赏菊花酒的习俗;也有的安排私塾老师带着孩子登高望远,通常由家人挑着菊花酒跟在后面,登高游玩,养成了尊师重教的良好道德风尚,此俗值得推广。

老百姓家这天有敬老人菊花酒的习俗,子女们买来菊花酒和精美的菜肴,陪着父母饮酒畅谈,阖家欢乐,其乐融融!更有“菊花黄酒洒子孙,除妖避邪家安宁”的举动,就是将菊花酒点洒在儿孙头上或给孙女用菊花酒点眉心,增进了父子母女间的情感,过足了传统习俗的瘾。此习俗至今仍有踪迹,只是淡化了而已。

                      (二)

传说,安顺是汶河南岸安家庄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小伙子。他父母健在,儿女双全。虽说面朝黄土背朝天,坷垃蛋里求食,倒也半菜半粮过得去。

常言道:闲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年的秋天,汶河两岸闹瘟疫,家家户户都摊上了,真个是“早上抬死人,晌午被人抬;家家有丧事,户户有人埋”,安顺的父母也在瘟疫中先后去世,把个安顺急得眼蛋子都快爆裂了。   

安顺小时候就听爷爷说:“村边汶河里住着河龙王,俗称“汶河大王”,汶河大王为人耿直,乐于助人,逢旱年必降甘霖,保佑两岸百姓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们都很敬重汶河大王,逢新粮下来都在汶河边拜祭。

汶河大王有个要好朋友,就是人见人怕的瘟神。他每年的农历九月初九,都会到汶河大王家做客。起先倒也平常,可是后来每次喝了酒他都会在汶河上耍酒疯,闹得汶河两岸瘟疫成灾,人畜死亡不计其数。人们求汶河大王保佑,汶河大王就劝说瘟神自律,瘟神嘴上答应的怪好,可喝了酒就原形毕露,我行我素,汶河大王不好撕破脸皮,也拿他没办法。

这一年,瘟神又在汶河上撒泼,死了很多人,安顺的父母也死于这次瘟疫,安顺急的五脏六腑都要炸了,他发誓一定要除掉瘟神,保一方百姓平安。

他听说仙人山上住着仙人安期生,就打算前往拜师学艺,除掉瘟神。可是,瘟神是神,安期真人是仙,能对付了他吗?安顺想:常言道:亲不亲一家人,安期生好歹也姓安。有搭无搭桶一竿子吧!行,就救百姓,不行,就算尽了良心。于是,一狠心去了仙人山拜安期生为师。

缘到神知,安期真人早就算计到了。安顺拜师,安期真人二话没说就收他当了徒弟。安期真人说:“常言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你来投奔我,想报啥?”

安顺说:“我一无仇,二无怨,瘟神无辜夺走了我父母的命,我要与它讨说法,”

安期生说:“你前世与他有过节,让你父母和百姓顶替了,你该知足了?”

安顺说:“冤有头债有主。我得罪了瘟神,怎么由我的父母和无辜百姓来顶罪呢?”

安期生说:“一人小欠,连带一片。”

安顺说:“旧债新还,无穷无患,瘟神小气,惹我心烦。恩师,给我指点,我要除去此患!”

安期生说:“凡事都有了结,你与瘟神结怨,祸连百姓实属不该。但是你心存杀机,恐怕后患无穷!”

安顺说:“恩师,自古一人做事一人当,何故连累无辜呢!”

安期生长叹一气说:“哎!也是孽缘,该了结了!这样吧,我给你一柄刺神剑,再传你一个套路。记住神鬼不一样,你要用心去对付,否则,汶河两岸永无安宁!”

“恩师,我安顺定要安定民心,除去瘟神,您老就传授技法吧!”

安期生说:“凡事都有个交代,瘟神无理骚民,我不能坐视不管!来来来,我教你一套刺神剑,让他知趣而去吧?”

“恩师,为啥不能除去他?”

“天机不可泄露!”

安顺跟着安期生学习刺神剑法,一而三,三而九,转眼就是一年。且不说,安顺如何披星戴月,如何风雨雪霜的苦练。眨眼间到了农历的九月初九。

像往常一样,瘟神又乐恣恣地来到汶河大王家。好朋友到一块自然是海吹海侃,汶河大王说:“兄弟啊!你每年都来看望老哥,我知足了!可是,你每次喝了酒都要耍酒疯祸害两岸百姓,让我这个当哥哥的背黑锅!我靠两岸百姓穿衣吃饭,你就给我留个脸吧!”

瘟神说:“哥啊!我本来报了前世之怨也就算了,可是那个安期生和我过不去,竟然包庇我的仇家,让我怎么能消停啊!”

“兄弟啊!自古冤仇易解不易结!给你个面子你就下台阶吧,何故搞个身败名裂呢?”

瘟神说:“哥啊!反正我是个坏熊,走到哪里人家都骂我。我就豁上了,让人家都骂我去吧!”

汶河大王说:“咱们兄弟一场,我的一点点威望都叫你给摆摆没了。”

瘟神说:“没了就没了吧,我再给您闹一下子,你也就利索了!我到汶河溜一圈去。”说着,拔腿溜出了龙宫。他还和往常一样,起在汶河上空,把瘟疫毒种四处乱撒。

转眼间,汶河两岸灾难重重,人走着走着就歪倒了,牛羊马驴正吃着草就四个蹄子朝了天;鸡叫鸭呱呱,没叫两声就趴在那里没了动静。

安顺眼见家乡灾难又生,再也憋不住了,拔出师傅给的刺神剑,一跺脚起在了空中,一个飞鱼直冲刺向了瘟神。瘟神正乐悠悠玩他的仙女散花,未曾想一个汉子仗剑直刺过来,他本来还想玩个深沉,可见那剑如飞瀑直泻,一下子就没了兴趣,还没来得及收回胳臂,就被安顺刺中了膀子,眼见得血花飞溅,顿时慌了神!哎呀一声跌进了波涛汹涌的汶河。

瘟神不服软,又从水中跳了起来,他左右手拿着瘟疫毒菌,想来个报复。安顺早有准备,把茱萸从身上取下来,对着瘟神一晃,接着又把腰里的菊花酒洒向了瘟神。瘟神做梦也没想到安顺来这一手,顿时慌了神。一个倒栽葱,掉进了汶河里,亏得汶河大王接了一把才没有把头跌破。

汶河大王说:“兄弟啊!见好就收吧,安期真人也不是好惹的!”

瘟神说:“哥啊!安期真人不可怕,他这个徒弟安顺怪吓神!”

汶河大王说:“是啊!安顺得民心啊!”

瘟神说:“安顺在,我不来了!告辞!”说着,化道青光上了天。

自此,农历九月九日这天,瘟神再也没在汶河出现。人们为了纪念安顺战瘟神的义举,就在农历九月九登高插茱萸,喝菊花酒,吃重阳糕,沿革至今。

重阳节敬老成为了莱芜人民的一种时尚,这一天,子女们带着美酒佳肴相邀父母登高赏景,或带着盛开的菊花给父母送上一片温馨,尽尽孝道。当然,重阳糕是节日的重头戏,糕”与“高”谐音,食之谓可步步高升。

更有意义的是重阳节的敬老活动,莱芜市民间文学研究学会、莱芜市长勺说唱艺术团就多次在重阳节慰问老师和老人,让老人在欢乐中度过自己的节日!

今年的创意:一是登高不爬高,欢乐送到家;二是插上茱萸驱秋蚊,环保又卫生;三是饮酒赏秋菊,拉呱谈人生;四是吃上一块重阳糕,祝愿老人寿龄高!

还有艺术团的精彩节目,让老人过个欢快的重阳节!

(本文稿为独创作品,请慎重转载)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