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文学
长勺之战传说(精修版)

长勺之战传说(精修版)

公元前684年刚过完年,齐桓公为报当初一箭之仇,拜鲍叔牙为大将,领兵二十万,战车五百辆,对鲁国发动了战争。

常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鲁国军民众志成城,决心与入侵之敌决一死战。可打仗不是游戏,不仅要有精兵,还要有强将。自从去年干时(今桓台县)一仗,鲁国被打的溃不成军,庄公化妆脱险,至今,将官还闻齐军名而丧胆。

庄公为选将而头疼,大夫施伯献计说:“大王,老话说的好,高手在民间。大王可发榜文,求贤选将。”庄公觉得有理,就让施伯发下了榜文,从民间选拔抗齐将领。

布衣曹刿揭了榜,被大夫施伯带到了庄公面前。

庄公热情相接,等见到了曹刿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是他——

第一个故事:曹刿的身世

传说,春秋齐襄公时,国政混乱。管仲预感齐国将发生大乱,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好友鲍叔牙。时任公子小白师傅的鲍叔牙,认为管仲的预感有道理,就保护公子小白逃到莒国。管仲也不示弱,护送公子纠逃难到鲁国,投奔了姑表兄弟庄公姬同。

襄公十二年(前686年),公孙无知杀齐襄公,自立为君。次年,雍林人杀无知。齐国无君,一片混乱。得知此情况的公子纠和小白,都连夜回赶,抢夺王位。鲁国不仅发兵送公子纠回国,还派管仲带兵截杀公子小白,管仲一箭射中小白带钩,小白假装倒地而死。管仲派人回鲁国报捷,鲁国兵护送公子纠第六天赶到齐国时,公子小白已坐上了君位,是为桓公。

齐桓公抢先一步登位后,生怕同父异母的哥哥公子纠回国与他争位,就听从鲍叔牙的计策,派大臣隰朋出使鲁国,逼迫他的姑表兄弟庄公姬同杀掉公子纠,把公子纠的师傅管仲囚送齐国,由他亲自处死以报那一箭之仇。

鲁庄公听了隰朋的话左右为难,姑表兄弟是至亲,怎么能下狠心处死表兄弟呢!

大夫施伯说:“大王啊!现在齐国公子小白已经登基,这个公子纠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闹不好有可能引发齐鲁两国的战争。依我看不如来个顺水人情,按照齐桓公小白的意思将公子纠斩首,这样鲁国可以避免一场战争。还有,公子纠的师傅管仲也不是个一般人物,应该和公子纠一块斩首,免的留下后患。”

鲁庄公想两面赚好人,他把公子纠请到自己的书房,把公子小白除掉他的意思告诉了他,一再表白对家务事爱莫能助。公子纠沉默不语,鲁庄公看着可怜就说道:“你我表兄弟一场,我不想手足自相残杀,可是外亲不当理,我虽为一国之君,哎!不知你有何要求?”

公子纠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自古一理。我别无它求,只想临死前能够见姑母一面,叙叙亲情!”

鲁庄公听了,痛痛快快地答应道:“姑侄相见是亲情,这有何难,我立即安排人送你到我母亲那里去。”说着,派人护送公子纠到他母亲文姜居住的祝邱。

公子纠见了姑母,把公子小白逼他一死的事情说了出来,姑侄二人抱头大哭。文姜的心里特别难受,她做梦也没想到会出现手足相残的悲剧。然而,文姜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虽然她在生活上很不检点,才华却无人相比,她不能眼看着自己的侄子去白白送死。

公子纠回到鲁国,就被庄公斩首,把首级和打入囚车的管仲一起交给了齐使隰(xi)朋。隰朋押着管仲带着公子纠的人头回齐国交差。

庄公做梦也没想到,布衣曹刿就是那个已被斩首的表兄弟公子纠。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公子纠见到姑母文姜,哭得如酒醉。文姜是个见过世面的女人,他沉着不慌,与施伯想了一个偷梁换柱之计,保全了公子纠的性命。

庄公听曹刿这么一说,羞愧难当:“表弟啊!为兄对不起你啊!”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曹刿擦掉眼泪说道:“公子纠死了,活着的是曹刿,是你的子民!”

庄公当即拜曹刿为将,领兵十万,战车百乘,北上抗齐。

表兄弟二人同乘一车,沿着齐鲁官道直奔齐鲁边境的沙石关。

第二个故事:长勺之战

鲍叔牙轻而易举地打开了鲁国的门户,指挥大军快速前进,恨不得一口气打到鲁国的国都曲阜,抓住鲁庄公献捷。齐国军队打了胜仗,士气高昂,势如破竹,顺齐鲁官道南下,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

行至十里横沟,偏将对鲍叔牙说:“大帅,此地山高林密,恐有埋伏”鲍叔牙笑着回答:“那鲁军兵败如山倒,只恨腿短难逃活命!何来埋伏一说,大军加快追击速度!”

兵随将令草随风。齐军得了将令,脚下加劲,快速赶路。

探马飞报,说是沟外有鲁国大军布阵拦挡。鲍叔牙出得沟来,手搭凉棚观看,只见面前是个大平地,虽有鲁军布阵却旌旗不整,如同应付公事一般。南、西边山头上,稀稀拉拉竖着几面军旗, 并不曾见到大队兵车人马。鲍叔牙心想:看来去年干时一战,我把鲁国的精锐部队几乎消灭殆尽了。齐军压住了阵脚,准备攻打鲁军。

鲁庄公在勺山瞭望台上看到齐国军队洪水般从横沟涌出,将士们人也精神马也欢,他不知道曹刿能否抵抗齐军,心里就打起了小鼓,腿肚子也哆嗦了起来,真可谓败兵不可言勇。

曹刿看着骄横的齐军,心里有了底。他不动声色,详细观察。齐军越来越近,曹刿请庄公来到擂鼓台。说:“大王,进军鼓由您来敲,这样才能鼓舞斗志!”庄公也不推辞,接过鼓槌,站在了帅鼓边。

鲁军除了东歪西斜的军旗,就是老弱病残的兵。就像一道残破的墙,随时都会歪倒的样子。齐国军队见鲁军不堪一击的样子觉得好笑,恨不得马上就冲上去杀个痛快。

鲍叔牙迫不及待地敲响了进军鼓,齐军凶神恶煞般冲杀了上来。

曹刿并不迎战,只是下令开弓放箭,阻止冲杀的齐军。

鲁庄公见曹刿没有击鼓迎战,心下犯疑,难道曹将军被强大的齐军吓破了胆不成?!

齐军的第二通战鼓爆豆般响起,兵将见鲁军没有出击的动向,更加助长了入侵的淫威。只见他们挥戟舞剑,杀气腾腾,驾车手舞鞭催马,战马嘶鸣,旌旗猎猎,喊声震天,伴着翻滚的尘土,如一团黄云朝鲁军阵地压了过来。士兵们虽然冲了上来,不过喊杀声似乎比第一次冲杀的时候弱了一点。

鲁军还是不出战,弓箭手乱箭齐发,且边射边退,惹得齐军兵将哈哈大笑,征战如同游戏一般。庄公沉不住气了,问曹刿:“我的主帅,齐军的戟(ji)就要刺到我们的鼻子了,你咋还不下令出击呢?”

曹刿说:“大王,还不到火候!再等等吧。”

鲁庄公哆嗦着嘴唇说:“再等,咱们就成齐国的俘虏了。”

曹刿看一眼战车上炸尸舞掌的鲍叔牙,说:“大王,你看那鲍叔牙还没跳起来呢,等他跳起来了,咱们就击鼓杀敌!”

鲁国将士见主帅不下令抗击,心急的攥紧了拳头,认为主将不会排兵布阵,失败成定局了。齐军的箭已如飞蝗般射到鲁军盾牌,鲁军兵将摩拳擦掌,斗志昂扬,准备决一死战。但听不到大王下令出击的鼓声,人人眼中冒火,心急如焚,把目光齐刷刷地盯在擂鼓台上。

三通战鼓从齐军阵中响起,千军万马离鲁军仅有半箭之地,剑戟的寒光在鲁军眼前晃动。庄公已经看清齐军凶神恶煞般的面孔,急迫的心快要跳出胸膛。千钧一发之际,曹刿斩钉截铁地说:“大王,时机成熟,击鼓杀敌。”顿时,鼓若春雷,鲁军将士如火山爆发般,吼声震天,个个如猛虎下山,挥戟舞剑,在弓箭手的掩护下,齐撒缰环,利剑般刺进齐军阵中。

骄兵必败。一排飞箭射来,齐军的前锋倒下了一片,死尸阻挡了战车的前进。措手不及的齐军,锐气大减,乱了阵脚。鲍叔牙在战车上声嘶力竭地指挥兵将沉着应战,可齐军乱成一锅粥,谁还听他的将令呢?贴身护卫见势不妙,慌忙保护鲍叔牙调转车头撤退,刚走没几步,就见前面队伍大乱,有人大喊:“鲁国军队切断了咱们的退路,咱们被包了饺子。”顿时,队伍更乱,战车无法行走,鲍叔牙只好弃车骑马,随着败军在十里横沟胡乱突围。

横沟两侧的鲁军伏兵箭如飞蝗,齐军死的死,伤的伤,将不顾兵,兵不保将,丢盔弃甲,溃不成军。鲍叔牙在几个大将的拼死保护下,总算突出了重围。二十万大军,五百辆战车,成了鲁军的战利品。鲁军反弱为强,乘胜追击,一举把齐军赶出了鲁国边境,夺回了被侵的国土,打了一个漂亮的卫国战争。

庄公看着堆积如山的战利品,笑哈哈地请教曹刿,询问为啥要等齐军鼓打三通后才擂鼓反击呢?

曹刿回答说:“两军作战主要靠勇气,如何把勇气升华到极点,就如剑刃的运用一般,刺与斩的力度要恰到好处。就此役而言,一通鼓响,齐军士气正旺,此时,我军出击可谓以卵击石,难于取胜不说,恐有全军覆没之危。二通鼓响,齐军兵将见我按兵不动,自以为大军压境吓得我军不敢应战,骄气顿生,锐气遂减。三通鼓响,我军仍无反击之意,齐军误以为我军不堪一击,况前两通鼓时,兵将用力过盛,此时已处于疲惫状态,勇气全部消失了。我军不击鼓迎战,主要是鼓我勇气,挫敌锐气,以逸待劳。大王,齐军勇气全泄,我军一鼓作气,大获全胜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

鲁庄公听了曹刿的慷慨陈词,恍然大悟。庄公心悦诚服地说:“你是真正的军事家啊!”当即,拜曹刿为大夫。

第三个故事:追鲍沟

鲍叔牙与鲁国军队在勺山迎面相遇,他不顾将士的鞍马劳顿,下令擂鼓出击。三通鼓响过,鲍叔牙傻了眼,他没想到曹刿用兵如神,一鼓反击,他的常胜将军转眼就变成了逃跑健将,一个回合不到,号称天下无敌的二十万大军被冲杀的落荒溃逃。事到如今鲍叔牙才明白啥叫决堤的洪水,他那二十万训练有素的大军,像受了惊的马群,再也不听指挥,一窝蜂似地四散逃跑。

兵败如山倒。鲍叔牙喊破了嗓子想使大军安定下来。结果被急红了眼逃兵,把他的指挥车挤翻了,幸亏老鲍反应快,一个猴跳才免于砸死的厄运。

败逃的士兵好有一比,那就是受了伤的兔子,漏了网的鱼。无论是腿长的还是腿短的,跑的速度都不慢。鲍叔牙骑着一匹三等马,盔也不知掉在哪了,头发散落着,被风刮得乱七八糟;袢甲丝绦也开了,甲叶子也散了,如同掉了鳞的鲤鱼,护心镜只剩了一个空框子,锁子甲前头一块后头一块,就像断成两截的褡裢,真是要多么狼狈就有多么狼狈。

十万大军挤在狭窄的横沟里,就像粗长虫钻小洞,根本蠕动不了,叫的、喊得、哭得、骂的,再加上铺天盖地的追杀声,更使齐国大军乱成一锅粥。横沟就像是个平躺着的漏斗,越往里越窄,越窄就塞得越紧,越紧就越走不动。

曹刿追击的战鼓“咚咚咚”地响着,追杀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山上、路上、沟里都是兵,你挨我挤,人头攒动,就像酱缸里的蛆虫,乱钻乱动;又像戏院子里散了场,挤成个疙瘩。再看那士兵更是啥样的也有,爬山的、越岭的、在地上爬的,五花八门。

鲍叔牙的马一失前蹄,把他掀翻在地,再看那匹马,四蹄一蹬,嘴里喷出鲜血断了气。鲍叔牙没了马,还真犯了难,刚跑了没几步,被从后面赶来的将官拉住说:“大帅,你不能这么跑,会累死的!您看我?”鲍叔牙听了抬头看了高个子将军一眼,哭笑不得,只见他大冷的天身上就穿一件单衣还热的直淌汗,这副打扮那像个将军,连普通百姓都不如,真给齐国军人丢脸啊!

“你该把铠甲脱下来,减轻负担,你看就像我们这样,不仅跑得快,而且还凉快!”高个子将军喘着粗气说。

“大帅,你那双将军鞋也得脱掉,那是坐车时穿的,不适合跑步,时间长了还葬脚,要不我把死兵的脚上给您扒一双吧?”矮个子将军关心地说。

“不用了,我里面还穿着一双软底的呢?”鲍叔牙一高兴暴露了自己的小秘密,这才是情急忘事呢。

“还是大将军想的周到,来来来,大家帮个忙,把将军的鞋脱下来,前面那几个,你们慢点跑,等会和大将军一块。”高个子将军卡着腰指指点点地说道。

听说给大将军脱鞋,呼啦就过来了七八个兵将,不容分说把鲍叔牙摁倒在地,七手八脚地把那双名贵的将军鞋扒下来,顺手扔进路边的水沟里,关心地说:“大将军咱一起跑吧,人多了好照应。前边的让让道,请大将军先跑。”

此时的齐国败兵,正应了那句:五十步笑百步。鲍叔牙连续赶路操劳,身体非常虚弱,最重要的是没吃午饭,本来他那锅牛肉炖人参已经熟了,打算攻下鲁军阵地来慢慢吃,谁知道手下这帮子将官太不给力,冲了三次就败了阵,害得他把一大锅补品拱手送给了鲁庄公。此时他就觉得头昏目眩,四肢无力,脸上直冒虚汗。

高个子将军见大帅如此虚弱,非常心疼。生气地骂道:“那帮没教养的东西,把马都骑跑了,这功夫恐怕都已过了青石关,等我回去后非剥了他们的皮不可!本来这队骑兵是后队,妈的,撤字还没说完,他们已经成了前队,一阵风似地跑没了影,把大帅和我等撇在了后面,太不仗义了!”“我说,你就别再埋怨了。”矮个子将军说:“大将军跑得这么急,要是一口气上不来,咱俩可就成了齐国的罪人,咱还是想想办法吧!要不咱俩架着大帅跑吧!”

高个子觉得有理,两人一抄手,架起鲍叔牙飞跑起来。

说话的功夫,鲁军的追兵就到了,漫山遍野的齐军就像散放的羊群四散乱窜,山沟里,山坡上,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鲁军就像灾荒年逮蝗虫一样,逮不逮的不见少。等逮到沟头的时候,鲍叔牙已经被高矮两将军驾着跑过了青石关。

鲁军将领听说鲍叔牙跑了,觉得很遗憾。曹刿说:“别伤心了,他这是命不该绝,再说,真要是逮住他了,也是个麻烦事,杀不得、放不得,还不如让他回到齐桓公的身边,过过抬不起头来的日子。”

“哎!还是逮住了好,不杀他也羞辱他一番。”庄公还是耿耿于怀,不忘上一次的失败之恨。

曹刿鸣锣收兵,安排人打扫战场。

因为鲁军在十里横沟追击鲍叔牙,当地人就把这条沟叫做“追鲍沟”,一直流传到现在。

第四个故事:曹公祠

封山脚下有座“曹公祠”。是当地百姓自发修建的。祠里彩塑了“曹刿坐像”,墙面上绘有长勺之战“一鼓作气”壁画。祠堂院内有石碑数座,其中一座刻记着曹刿“一鼓作气”打败齐军的事迹。

这次战斗很迅速,老百姓损失小。战斗胜利后,军民欢欣鼓舞。百姓为纪念曹刿“一鼓作气”打败齐军的精神,自发组织起来筹集石、木修筑了这座“曹公祠”,感谢他救百姓于灾难之中的恩情。

   “曹公祠”每年农历三月三日举办活动,当地人们在这一天不约而至,礼拜完曹公塑像后,围着石碑拜读曹公的丰功伟绩。久而久之,逐渐沿革成了一种独具特色的地方习俗。

长勺之战发生二千七百多年来,莱芜人民一直秉承一鼓作气的精神,奋发进取,勇往直前,在漫长的岁月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一鼓作气”的奇迹。解放战争时期发生在这里的莱芜战役,是中国近代军事史上又一个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例。以弘扬“一鼓作气”精神为主要内涵的长勺鼓乐演奏、“一鼓作气”文化研究等民间文化活动经久不绝,“一鼓作气”的精神已经成为莱芜文化精神的生动写照。

如今,长勺之战的大多遗址遗迹尚存,在此,诚邀各位领导、专家和同志们到长勺古战场去游览,敲敲长勺战鼓,体味一番“一鼓作气”的胜利喜悦。谢谢大家!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