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文学
志在民间

志在民间

——《凤凰城的传说》后记

莱芜大麻,古时就名噪国内外。俺这里是产麻区,一到晚上,男女老幼聚集在街上扒麻聊天。七嘴八舌头,从牛郎织女,孙悟空大闹天宫到助弱济贫的义侠,善有善报的民间传闻等等,你一则,我一段,一啦就是大半宿。精彩的故事情节,听得入了迷,连睡觉脑子里思思念念的都是这些有趣的传说。那时候,农村里没有电视,这是百姓唯一娱乐消遣的场合。

世上的路有千条万条,但没有一条是平坦的,九曲十八弯的坎坷人生道呀,每一步都充满着艰辛。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奋斗目标,就拿我来说吧,自打十年前爱上民间文学以后,便和它结下了不解之缘。三百六十行,行行没有一帆风顺的。民间文学是个冷门,就跟在石板上种庄稼一样难。然而,我相信,有辛勤的劳作就有丰硕的收获。

话好说,事难干。打定搜集民间故事的念头,着实费了一些周折了哩!我1964年出生在莱芜市方下镇张公清村的一个教师之家。十年动乱期间,教师被称为臭老九,家庭生活很困难。好歹结结巴巴念完了初中。真是底子薄,见识短,文学素质差。听老人们讲故事津津有味,如临其境,轮到动笔整理可就作了难。真个是 老虎吃天,无(层)从下(口)手。东一犁,西一耙,把个好端端的故事写的不伦不类。心里急哟,多次搁笔,总也下不了狠心。

集腋成裘。写不好还记不好么!俗话说:好脑筋不如烂笔头。总不能眼看着流传千百年的民间故事到咱这一代失传吧?拼上命也要把它挖掘、整理、保存下来,再传下去。话虽这么说,动了真格的脑子里空荡荡的。我一个乳臭未干的农村青年,跟孤老太太过生日一样要啥没啥,总不能在家里关门造车吧。要写就得采访。采访,说着简单,做起来比蛤蟆上天还难!心里想的怪周到,等见到要采访的对象,就老鼠见了猫似的,光打颤,开不了口。老话说:“头三脚难踢,习惯成自然哩!”第一次采访获得成功,以后的胆子大了,办起事来也就顺当多啦!一位老人就是一部内容丰富的活着的百科全书。有十个老人的村庄便是个史料博物馆。接近他(她)们收获是惊人的。这些年我采访了上千人次,印证了数百处文物古迹。东到吉林省,北到河北省,西去聊城,德州,南到老革命根据地临沂,及淄博市桓台县,东营市等大部地市县的广大农村,留有我采风的足迹。

集点滴水成海洋。几年的不懈努力,搜集了数千个有滋有味的民间故事,给这次整理出书打好了基础。

天才和机遇是分不开的。偶然的机会让我认识了作家李志清老师。玉不琢不成器也。李老平易近人,知识渊博。在他的热情关心和辅导下,我先后发表了数十篇民间故事。

学无止境。李老循循诱导,把全身心的精力充注到俺身上。明师出高徒呢!有了李老的指导我才走上了正确的文学道路。心思心思,若不是李老慧眼识才,礼贤下士,俺手头这些民间口头文化,不知啥时候才能和广大读者见面呢?

众人拾柴火焰高。这次出书一要感谢李老的大力帮助,还要感谢莱芜市十里铺绳经厂经营厂长亓怀荣,方下镇嘶马河村蔬菜大王亓延龄,及李耐东、王俊江、谷增文、张士民、张建军、杨秉武、张士增等亲朋好友的协助,在此表示诚挚的谢意。

民间文学是祖辈的宝贵文化遗产,是留给后人的精神食粮。我整理出版这本书,意在抛砖引玉,把来自民间的知识再奉还给劳动人民。一个人单枪匹马,力不从心。我希望文学工作者联合起来,挖掘、保存这笔濒临灭绝的民间文化。

李胜华

1993年1月9日

原载《凤凰城的传说》1993年2月版 李胜华搜集整理 金陵书社出版公司

作者单位:山东省莱芜市民间文学研究学会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