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文学
凤凰城的传说

凤凰城的传说

李胜华

“九顶雅鹿山,八宝凤凰城。”

说起凤凰城,民间传说如大庄窑货——一套一套的,咱今天就讲一个与凤凰城有关的故事。

早年间,这里不叫凤凰城。叫啥,谁也想不起来了,咱也只好叫它土城吧!为啥,因为它的墙是用土圈起来的,是一个拥有不足千人的玲珑土城。说是城,还不如现在的一个大村庄宽敞。因为那时人稀,拥有这么多人口也就算够大的了,土城里住着些靠蝇头小利养家糊口的买卖人和手工业者。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土城里酒店铺户齐全,买卖倒也兴隆,远近客商往来也比较频繁。到了元朝,莱芜的冶铁技术得到了发展,便在土城里设立了冶铁监。大批冶铁工人把整个土城挤了个满满荡荡,只好又在城的四周搭房建舍,修造冶铁炉,土城活跃起来。

一天,一位知天文、懂地理的文人(因年代久远,名姓无考,就只好喊他先生吧!)顺着倒流的汶水河岸,来到了土城。进城一看,先生顿觉心旷神怡,只见土城坐落有序,前依碧波荡漾的汶河水,后靠九个山头的雅鹿山,街巷纵横,有条不紊。城里男女老幼,你谦我让,相敬如宾。先生围着城转了一圈,又顺着街巷踩了踩,认为土城人丁兴旺,百业发达,定是建在了风水宝地上。于是,毛急急爬上九顶雅鹿山的最高峰。他手搭凉棚,鸟瞰土城,不禁大吃一惊,只见城池为中,左右东西关为翼,南关为头,北关(城北埠、花园等村)为尾,组成了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那凤凰的冠羽轮廓清晰,鸟嘴伸进了玉带似的汶河水。北部的几个村庄,星罗般地组成了凤凰多彩的尾巴。时隐时现的群山,如一条腾云驾雾的苍龙,围着凤凰腾飞。看到此处,他不禁脱口说道:“好一座龙腾凤舞的凤凰城。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准能代代出名人,辈辈出孝贤。”

不久,一个美丽的故事就在土城里传开了。说是一只五彩的凤凰栖落在了城里,带来了万道的瑞气,千色的彩鸟。说也怪,此时的土城,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倒流的汶河水变得甘甜甘甜,平常见不到的鱼,一群一群云层般逆水而上。岸两边树丛里传出了清脆悦耳的鸟鸣,飞旋起五彩缤纷的鸟儿。城北面那座几尽光秃的九顶雅鹿山披上了绿装。小树下,草丛里,千姿百态的灵芝,长得圆顶溜溜的喜煞人。树上的害虫不由自主地把自己封结起来,肆虐的田鼠,不仅不偷粮,反而四处搜集鸟畜粪便,埋在庄稼根上。就连平时让人讨厌的乌鸦也学着喜鹊那么喳喳叫个不停。

收获的季节到了,只见田里的谷子尺把长,树上的果子茶壶大,更让人喜的是西瓜,个个都有那碌碡大。家养的六畜肥胖胖,园里的青菜脆生生;伸手捉住的白鲢鱼,扑棱扑棱似银灯。家家户户你谦我敬,和和睦睦做营生。真个是政通人和,生机勃勃的凤凰城。自此,小城有了‘凤凰城’的美名。

凤凰城自古就是三八逢集。每到这一日,方圆百里的乡民,肩担、手提着自种的土特产,起五更睡半夜,餐风饮露到城里交易。说是赶集,实际上是来看看传说中的凤凰。赶完集,吃完饭,人们便聚到九顶雅鹿山上看凤凰城。天长日久,把东面最高的山顶,硬踏下去了一大截。

据说逢集这一天,蓬莱八大仙人和散居在莱芜的提篮老媪、了源道人也到集上凑热闹。铁拐李,卖跌打膏,吕洞宾卖剑耍把式,韩湘子说快板,汉钟离卖蒲扇,何仙姑卖的那花,七颜八色,还带着露珠儿哩!提篮老媪挎着个竹篮在人群里挤来挤去,问这问那。别看她是脏兮兮的老太婆,神通却大着哩!她的那个竹篮啥也能装,遇着买卖实心的人,竹篮盛水点滴不漏;遇到贪心坑人的卖主,那篮子连西瓜都盛不住,惊得一般奸人缩头藏脑,再也无心来坑人了。了源道人穿着蓝布长袍,手持卦旗专给那些不孝儿女看相,当面点破,把那些不孝儿个个臊得无脸见人,引得众人唏嘘惊诧不已。

更让人惊奇的是,每逢仙人来时,城内上空,祥云飞飘,离城南十几里的凤凰山上一条七色的彩虹把整个山都圈了起来。文人雅士,三五结伴聚在雅鹿山魁星阁里,左手提着二两酒,右手捏着炸蚂蚱,叽叽喳喳,吟诗作赋,即兴欢乐。如果赶上矿山呈瑞(九顶雅鹿山,又叫矿山,“矿山呈瑞”为古八景之一),那美景更是举不胜举。

凤凰城果真是座宝城。哪八宝咱尚且不说,仅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这一条就够让人咋舌的。元世祖至元九年(1273年)的一天,麻杆子雨从子时一直下到第二天的丑时,汶河里的水暴涨,冲毁村庄无数,唯独凤凰城安如泰山,奔涌的河水咆哮着到了城边便风平浪静地朝下游淌去。到了至正六年(1347年),连续七天的大地震,把那山顶上的平石都震了下来,凤凰城里的房屋及树木无一损害,就连城墙的土也没掉下一点来哩!

凤凰城经历了千百年的风雨雪霜,养育着一代代孝子贤孙,留下了“九顶雅鹿山,八宝凤凰城”的美誉。今天,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凤凰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先的凤凰看不到了,但是一个腾飞的凤凰城却矗立在世人的面前,让我们随时想起:九顶雅鹿山,八宝凤凰城。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