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文学
媳妇地

媳妇地

提起“媳妇地”,民间对它的传说如大庄盆瓮一套一套的。这块地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呢?水有源,树有根,咱把开头啦吧。

传说,梁庄子村有个叫梁化军的后生,年龄有十七八岁,长得身高马大,俊模样在方圆十几里的四村八乡中数一。化军父母早故,是年迈多病的奶奶把他拉扯成人的。奶奶年逾八十岁,身子骨虚弱多病,生活的重担全压在化军这个半桩孩子身上。他起早贪黑,打长工,干短工,挣些粗粮淡饭孝敬奶奶。

披着蓑衣啃麻糁(豆饼),不看吃的看穿的。看他穿的大补丁套小补丁,黑颜色插蓝布块,比和尚的百家衣还杂哩。奶奶看在眼里,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以为自己老而无用连累孙子。她趁化军不在解下裹脚带子就想悬梁自尽,她刚拴好绳扣,化军担水回来了,忙把她救下来,又是哭,又是劝又是磕头求。树搁不住百斧,人架不住百语。奶奶见化军哭的可怜,便打消了轻生的念头。

人分男女,家分贫富。不说梁化军日子跟在鏊子上过一样。且说村东有个大财主,名叫王百万,家有万贯财富。王百万个头不高,扒头、淡眉肉包子眼。尽管其貌不扬,盘剥穷人不择手段却很多。他家牛马成群,奴仆结帮,仍贪心不足,拿着铜钱当命看。他没儿,只一个十六七岁的闺女,长的端端正正,柳叶弯的眉,欢喜喜的眼,乌黑黑的头发,粉嫩嫩的脸。都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搁到这里话可就不能这么说啦。拿王财主和他闺女比天和地也没有这么大差距,金子和粪土也没这么大距离。儿随爹,妮随娘。王小姐的性格脾气正和她娘一般无二哩。别看她长在福窝里,却很体贴穷人的疾苦,是出了名的菩萨心肠。

情人眼里出西施。自打王小姐见到梁化军,那颗爱心就粘到他身上揪不下来啦。人想人,急煞人。王小姐思念过度,竟卧床不起。王百万听说闺女病倒,急了眼,膝下就这么一脉,是命根子呀!他打发家人四处求医抓药。百药医不好心病。名医请了上百,草药拉了一马车也不见闺女的病好转。急得老伴日夜哭泣。有个走江湖的老郎中看出了王小姐的心病,说与王百万。王百万大惊,等把郎中支使走才把女儿身边的丫环叫来,逼问她知不知道女儿看上了谁。丫环不敢说,可架不住坏心眼子一大包的财主追问。王百万听说闺女看上了梁化军,差点儿背过气去。真是贱物,两根腿的公子哥有的是,偏偏看中这个一文不值的穷佃户,打破了他的整个盘算。啥盘算?原来,王百万早有计划。一家女百家求,红娘媒婆的进进出出,把大门坎都磨矮了半截。你想,谁个做梦不盼着找个如花似玉的千金小姐。王百万听来听去都拐弯转圈地辞了。他早就有心把女儿嫁给莱芜知县的花花公子,自己得个官场靠山。谁知闺女说死说活地不干。王百万没有了办法,这事也就不冷不热地放着。今天听说闺女看中了穷佃户,心里能不急的慌吗?他骂咧咧指天划地。老伴听了如悬着的石头落了地,暗夸女儿有眼力。原来,她也早就看中梁化军,见他年纪轻轻,干活做事都怪叫人称赞,心有嫁女之意。她拽了老头子一把说:“你咋呼啥?男大不由爷,女大不由娘。强扭的瓜可不甜哟。”

王百万咬牙切齿地说:“想不到我王家的闺女这样轻贱。看来我这家业真就保不住啦。”

“他爹,依我看咱就依闺女吧,化军这孩子好人物哩?”

“你这个贱物”。王百万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和这穷鬼龙年马月也啦不到一家去。哼!我把闺女砸砸垫了栏,也不嫁给他来败坏我的门风。”

“那总不能让闺女病死在炕上吧?告诉你,俺闺女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非和你拼了不可。”

王百万见老婆动了真格的,也就软了下来,好汉不吃眼前亏哩。强行不如智取。他派人把梁化军叫到客厅,皮笑肉不笑地让座让茶。梁化军见他一反常态,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果不出所料,王百万笑脸一收,换上副鬼不鬼的凶面孔,指手划脚地说:“我闺女被你迷了心窍。你若想娶她也不难,我家西有块二十亩的荒地,你如能给我种出好庄稼来,我不仅把女儿许给你,还把家产全部交给你。如果种不出,可别怪我王某翻脸不认人。种子吗,我暂借给你,到秋后一斗还五斗,滚吧!”

真是祸从天降。梁化军回家把事情一说,奶奶急得直哭,可哭顶啥用,流泪不如攥拳头。明摆着人家掐咱的脖子。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硬叫孙子扶着到地里帮忙拔草。这一老一小在荒了不知多少年的草地里干活,谁见了谁可怜。有心帮忙又怕捅了王百万的马蜂窝担待不起。祖孙二人顶着毒日头,一把荒草一把汗地拼命干。力不从心,这么大的一块地多咱能拾掇出来呀!晚上,奶奶累的腰都直不起来啦。这天夜里三更时,屋里突然亮如白天。梁化军和奶奶睁眼看,只见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婆婆站在屋当央,祖孙二人慌忙起身跪拜。老婆婆扶起二人说:“你们的难,碧霞老母都知道啦,派小神给你送来两把小锄。”说完放下两把小银锄,不见了踪影。

第二天,祖孙二人拎着小锄到了荒地,只一下,那锄就钻进地里不见了。祖孙二人惊的瞪大双眼,正在惊奇,只见那二十亩荒地来了个大翻身,荒草全压在了肥土底下,接着下了一场大雨。祖孙俩感激地朝着泰山磕头谢恩。

怪事传的快似风。王百万领着狗腿子来到地里一看,眼馋的很,正想赖账,不料嘴歪眼邪说不成话了,家奴七手八脚把他抬回家去。祖孙二人目送这伙人远去,一回头,见昨晚那位老婆婆站在眼前:“老母派我把你和王小姐的婚事办了,跟我走吧。”

三人径直来到王百万的客厅,如入无人之境,老婆婆端坐椅子上,王百万疯了似的跑进来,磕头如鸡啄米。王小姐和母亲也来到客厅,各自坐了。老婆婆指着王百万问:“你这个口是心非的黑心人,我来问你,你可说过等梁工资开出荒地,便把女儿许他为妻?”

“是,我是说过”。王百万嘴也不歪眼也不邪,他点头哈腰回答。

“如今,梁公子已经把地翻过来了,你该怎么办?”王百万听了,眨着眼没有回答。老婆婆用手一指,他忙不迭地磕头说:“按我说的办,把女儿和家财全部给梁公子。”

“空口无凭哩?”

“我愿立字据”。说着叫家人取来文房四宝,刷刷点点写好,按了手印。王小姐见到梁化军病全好了。老婆婆亲自为梁化军和王小姐主持婚礼。赏给两人赤金手镯一副,又赠化军的奶奶年轻十春。

梁化军和王小姐相亲相爱,开仓放粮接济穷苦人家,又出钱帮他们盖房子,分给他们地。只是把那块二十亩的地留下来,租给那些钱没有钱娶媳妇的人种。说也奇怪,只要是光棍汉种了那地,庄稼收成高不说,当年还能找上媳妇。久而久之,人们把这块地叫成了媳妇地哩!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