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文学
犬碑

犬碑

山里人喜欢养狗,有的人家养着好几条哩!狗的种类多了,模样个头也就较杂。人物一理。危难的时候,狗也能救人,不信,看看吧。

凤凰城南山里屯,是个只有二十几户人家的小山庄。村民多数人靠捕猎为生。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山仔便是村里猎户的强手,打猎也和看戏一样,会打的找门道,不会打的找麻烦。山仔每次捕到猎物,总是留下少半,大多数送给孤寡病残和贫穷的人家,怪受山里人敬佩。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个不敬善妒恶啊!

山仔喂养了三只狗。一只高头大身的猎狗,生性凶残,虎狼性子,四条腿一抬跑起来跟流星飞云一样,是捕猎的好手。另一只是狮头花脸狗,生性善良,从不咬这咬那多管闲事,村里人都叫它熟里滚。第三只是条丑的十人见了九人骂的癞皮狗。这狗长的不仅丑,而且头部经常生疮,惹得苍蝇围着它团团转,让人家见了恶心。

山仔特别爱护第三只狗,每次喂食总拣好一点的给它,还特意采了草药给它治疮。癞皮狗不像别的狗那样摇头摆尾讨好主人。它吃饱喝足便钻进狗窝呼呼大睡,既不接近大猎狗,也不凑狮头花面狗的热闹。

八月的天跟在蒸笼里般闷热。山仔和妻子在屋里逗着不满月的小儿乘凉玩耍。癞皮狗悄没声地走进来,趁山仔夫妇不注意叨起奶罐,夺门而逃。山仔和妻子生气的追了出来。

癞皮狗不跑快,也不跑慢。三转两转,出院子不见了踪影,山仔没好声的叫唤。善心的妻子悄声地说:“算啦,一罐子奶,何必发那么大火。等有了机会再教训它不晚。”

两人气吁吁地往家走。刚迈步,只见癞皮狗拖着一团东西走来。隐约传来婴儿的哭声:“是儿子,这该死的狗。”

妻子急的直跺脚。两口子追狗出了庄。狗拖着婴儿跑不快,被山仔追上夺下孩子,提起狗后腿用力摔在地上。这一摔有几百斤的力气,癞皮狗连叫一声的功夫也没有就伸腿断了气。

小两口抱起孩子亲了左脸吻右腮。正待往回走,突然,大地剧烈抖动起来。山仔慌忙扶住妻子坐在草地上。周围的树如暴风吹卷,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两人跟喝醉了酒似的,东摇西晃。眼见着村里的房子摇摇晃晃,连歪带塌,接着人喊狗叫的声音传来,好吓人哩!

山仔愣看了很久。他恨自己太鲁莽,把救命的犬当仇敌杀死。他和妻子顾不得收拾破屋烂木,双手扒土埋葬了癞皮狗。在狗坟前立了块小石板,叫义犬碑。

意想不到的地震,村里有很多人砸死砸伤。山仔家的大猎狗被砸断了腿,而那只讨人喜欢的狮头花面狗却被活活砸死在了狗窝里。癞皮狗救了主人,却丧掉了自己的狗命!

请诸君记牢:地震有前兆,动物先知道。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