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城的来历

嬴城的来历

嬴城遗址在莱芜市莱城区羊里镇城子县村,东临嬴汶河。嬴城是嬴国的国都,是由伯益亲自设计督建而成的。关于嬴城的建造民间有传说。

相传,舜对伯益十分信任和器重,他觉得伯益对部落发展的功劳最大,为了表彰伯益的功德,就把自己美丽的小女姚氏嫁给了他,又赐给“嬴姓”,这在当时是最荣耀的封赏,舜还觉得封赏有点轻,就把伯益分封到了大汶河上游土地肥沃的地方。伯益接受了封赏,带着自己的部下,来到天下第一奇观“汶水倒流”的大汶河上游选择栖息的地方。

大汶河古称汶水,简称汶河,汶水西流更是闻名遐迩。汶河全长208公里,总落差362米,流域面积8537平方公里。从大汶河口向上追溯,统称为汶河上游,由众多支流组成,比较主要的有嬴汶河、牟汶河、柴汶河、石纹河等五大支流。
    嬴汶河和牟汶河,是汶河水系的两大河流,均以西向流入泰安境,故有“泰山之阳,汶水西流”之美称。嬴汶河九曲十八弯,蜿蜒于莱芜的北、西部,境内流程长达59公里,以2—8
的平均比降在境内自然流涌,是莱芜境内汶河水系最大支流。嬴汶河源于茶业镇的南王庄曲折南流。

大汶河最大的支流是“嬴汶河”。这个嬴汶河的名称,就是以伯益的姓氏命名的,说来话长。

据说,伯益当时带着自己的部下,驱猪赶牛、背鸡提鸭从东夷长途跋涉来到大汶河上游,寻找居住的地方。伯益和大禹是好朋友,他从大禹哪里学到了很多关于水流的知识,对水性比较了解。那时,大汶河汇聚了上游十万八千座大山的流水,形成了波浪滔天的大河,遇到梅雨季节,山洪暴发,汶河如同脱缰的野马,冲毁河堤,淹没两岸的土地民居,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当地土民深知大汶河的桀骜不驯,都避而远之。因此,汶河两岸虽然土地肥沃,却杂草丛生,一片荒凉。

伯益带领部族,沿着大汶河寻找栖息地。他忽然想起了当年活剐黑龙的源头之河,这条河就是汶河两大之流的北支河,这条河虽然水大,却流的平缓,加之水质非常好,是灌溉两岸庄稼的最佳水源。伯益带领子民,在支流的出山口,土地肥沃的地方停了下来,计划在这里安营扎寨,繁衍生息。

伯益的手下能人辈出,工匠们技艺娴熟,从刀耕火种、简易窝棚中掌握了土地的耕种,桑蚕的养殖、青铜器的铸造、饮用水井的凿制和房屋的建造技艺,且筑建的房舍构造巧妙,不仅能挡风避雨,且美观大方,坚固无比。

伯益部族选好了住址,根据伯益的想法,建筑工匠们要在这里大显身手,建造一座城池。其他工匠亦各司其职,有开山采石的;有赶牛犁田种植粮食、桑麻的;有在汶河里渔猎的;有帮助当地土民凿制水井的,水井的应用结束了靠喝河水与沟湾脏水的历史,是当地饮水方面的一大改革;另外,还有工匠冶炼青铜器、制造土陶等等。

且说筑城的工匠,他们按照地理环境,设计出了城池的样式,伯益看了非常满意,就动员全体族民按图造城。旧时城池不像现在用砖石砌成高楼大厦,而是以土为主要建造材料,尤其是城墙,全部用土夯制而成,城墙内的房屋筑造工艺也极其简单,石头砌基,夯土围墙,圆木当梁檩,木板做门窗,黄草(俗称:野秆草,生长于山坡之上)做房顶,这是古代房屋的构造。

人多好干活。时日不长,一座南北长755米,东西宽378米的城池基础就建造好了,城墙高13米,为土夯墙,上宽5米左右,高大的城门楼,宽厚的城墙,一排排整齐的房屋,布局严谨。城池构造巧妙,分为内城和外城。俗称:“大围子墙”和“小围子墙”。小围子墙坐落在城池的西北,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150米,墙高8米,称为“内城”,留有4米宽的东门和南门,门上方绘有“燕子(玄鸟)”图腾。里面居住着伯益和他的大臣们;大围子墙内居住着伯益的部下和邀请入城的当地土民。大围子墙城墙高13米,建有6米宽的北门、南门、东门和西门,称为“外城”,外有10米宽的护城河,四门皆有吊桥。四座城门门楣上分别镶嵌着嬴氏的图腾“玄鸟”暨“燕子”,原来,嬴氏的祖先少金天氏是鸟夷族人的始祖,而鸟夷族人以玄鸟为图腾,玄鸟即是燕子。在中国的上古语言之中,嬴即是燕,燕就是嬴,嬴与燕二字是相通的。

城内中轴线西北为伯益居住区,中轴线以南分为两个区域,东区为居民区,西区为青铜器冶炼区和商业区。中轴线相交处设有嬴姓崇拜的“玄鸟拜祭台”,其城内布局,具备原始城市的格局。

嬴城内设有商业街,当地土民可以自由交换自己的生产生活用品。当时,嬴城附近的桑蚕养殖较为规模化,蚕丝纺织业较为发达。伯益带来的青铜匠铸造,填补了当地生活、生产用具的空白。铸造匠人被安排在城池的西南面,丝绸纺织则在城的东面靠近城门的地方。从五行来看,南属火,适合冶炼,西属金,也适合铸造。而东属木,适合养殖桑蚕。由此看来,伯益对五行八卦了如指掌。而他的城中之城则更有说法,他们的图腾为燕子,而燕子喜欢在房屋内筑巢。其意义不言而喻。

嬴城的西门外,有仓上、营子两个自然村,仓上是当年伯益的粮仓,营子则是伯益屯兵的地方。

出嬴城南门去西南方向约5华里,有个仪封村,据说,是伯益的封地,这里依靠嬴汶河,土地肥沃,粮麻丰产。

伯益和当地土民友好相处,把驯化养殖的牲畜家禽送给他们,并且教他们养殖和使用的方法,又派人帮助他们种植和筑房,结束了土民居住窝棚的历史。不仅如此,伯益还把附近的居民请到城池中居住。这座相对比较简陋的城池,就是历史上最早的“嬴城”,亦是嬴姓在此生存的证据。

为了感谢“舜帝”赐姓的恩德,伯益将新建的城池命名为“嬴城”。他还在城中修了一座“舜帝”的生祠,让石匠精雕了“舜”的塑像,供奉在祠中,四时八节礼拜。

伯益信奉天神和图腾,他在城中十字街交汇的东区修建了一个长宽近十米的“玄鸟祭祀台”,除了四时八节祭祀外,还在春天燕子来时和秋天燕子南迁时举行隆重的迎、送仪式。祭台四周的彩旗上分别绘制着形神各异的玄鸟(燕子)图形。伯益亲自焚香礼拜,可见对此仪式的重视。

伯益采取了一系列的改革,将古老落后的汶河两岸改造成鸟语花香,人丁兴旺、农牧双丰收的幸福家园。

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嬴城成为嬴国经济文化中心,以后的齐鲁丝绸之路源头就诞生在这里。

嬴城建成后,被舜帝封为“嬴国”,其版图为东到原山(汶水之源),西到泰山;南界雁翎关(春秋地名),北到黄石、锦阳关(春秋齐长城地名),方圆百里。自此,嬴姓子民世代居住,繁衍生息。他们还和当地土民联姻,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氏族部落。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将古嬴国设置为嬴县。嬴姓和嬴文化又一次得到了振兴。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