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帽石

孝帽石

莱芜坡里有句俗语:没有抢相(孝)帽子戴的。莱芜人把“孝帽子”习惯性地称为“相帽子”,不知是地方话的讹音还是有其它说法。

秦王寨南面的许家沟有个八景之说,其中一景是“孝帽石”,啥来历?听听吧!秦王寨山前怀,靠近跑马道有块突立的大石,像是一个戴着相(孝)帽子的人坐在那里观看遛马一般。人称“孝帽子”石,为啥叫这个名字呢?当地人有两个美丽的传说。

     

                     (一)

公元前222年秋天,秦嬴政部署了消灭齐国的作战计划,此时的秦国兵强马壮,先后灭掉了北方的燕、赵,中原的韩、魏,南方的楚这五个国家,齐国是嬴政最后一个征服的国家。有人说嬴政最后灭掉齐国是他精心筹划的,因为齐国的南面有个叫嬴城的地方,是嬴姓的发源地。早年间,嬴姓始祖伯益曾在此建古嬴国,后来,嬴姓西迁,仍有嬴姓子孙在此繁衍生息。

嬴政为了不失嬴姓的面子,才决定最后倾全国之力一举拿下齐国,完成统一大业。齐国之战至关重要,嬴政决定亲自前往督战。此时,大将王贲已经完成了对齐国北部和东部的包围,另一路大军也把齐国西部南部围困起来,齐国已成了瓮中之鳖,消灭它是早晨后晌的事。

嬴政带领丞相李斯,马大夫等一干文武将士由曲阜沿齐鲁官道,经雁翎关北渡汶河来到齐鲁官道交汇处——吐丝口。在吐丝口东面的青龙山安营扎寨,准备对齐国展开歼灭战。按照计划,对齐国的战争还尚时日,嬴政就下令休整兵士,准备一鼓作气拿下齐国。

这天,嬴政和李斯来在山寨南麓游玩,青龙山不大却植被丰满,怪石嶙峋,奇景丰富,足够嬴政君臣赏玩。出了东寨门,沿着狼窝沟来到山寨的前怀。

深秋季节,虽然暑气已过,可秋老虎也很厉害,太阳把热箭一个劲地往君臣二人身上射。不大霎,嬴政就汗流浃背了,他看了一眼李斯,就见李斯的脸上汗水似小溪,早就把那顶象征权力的相帽湿透。嬴政觉得有些心疼,指着柏树边的一块立石说:“文人气量小,几步路就汗湿衣襟,赶快坐下来歇歇脚吧。”

嬴政的话意是“文臣的力气小,不能长途跋涉地行走。”

李斯听大王说他的气量小,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认为大王抓住了他什么把柄,是在旁敲侧击,心跳不由地加速了,说话也有些嘴头子哆嗦:“大王,小臣我……我……”

嬴政见李斯说话结巴,一心思恍然大悟:“哈哈哈,我的相爷,大王与你开个玩笑,你倒当了真!”

李斯用袍袖擦汗说:“大王,这样的玩笑可开不的!”

嬴政说:“你是开国功臣,本王不会亏待你的。天气炎热,坐下来歇歇吧。”

李斯哪里敢坐,礼让嬴政先坐下来,这才倚着立石用袍袖扇着凉风歇息。汗珠子还是一个劲地噼里啪啦往下淌,嬴政看了他几眼,关心地说:“把帽子摘下来放在石头上吧,这样凉快!”

“在君王面前,小臣不敢衣冠不整。”李斯非常信奉周礼。

嬴政笑笑说:“此地只有你我君臣二人,本王不怪就是了。”

李斯谢恩,小心翼翼地把帽子摘下来,放在身后的石头上。帽子摘了,果真凉快了很多。嬴政指着那块立石说:“上苍给你准备了帽架,成相帽石了。”说也奇怪,嬴政话音刚落,就听石头嗤啦一声,放帽子的地方竟变异,形如李斯的帽子,吓的李斯赶紧把帽子取下来,戴在了头上。

嬴政金口玉言,立石成相帽,把他和李斯都吓了一跳。嬴政心怕是自己说一不二,立竿见影,往后说话可要当心!李斯害怕的是,嬴政果然是真龙天子,自己说话可要留有余地,一旦惹怒了大王,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两人各怀心事,不好点破。

两人对齐国进行了一番分析,等脸上住了汗,这才又起身到别处游玩散心。因为是嬴政封的相帽石,此石一夜间竟然高大了不少,成为山上的一大景观。

嬴政每次在跑马道遛马都能看到相帽石,如同丞相李斯坐在山上看他骑马奔跑一般,也就来了精神,打马如飞,跑几个来回过瘾。

因为李斯的相帽与莱芜民间白公事戴的孝帽相同,当地人就把此石称为“孝帽子石”,流传至今。

                               口述人:李乃东

                      (二)

嬴政收复五国,杀戮过重。阵亡的将士聚在一起,到阴曹地府的阎罗殿状告索命。阎罗王收了状子,就派黑白无常到人间去拘嬴政来对证。

且说嬴政,因天气炎热独身个人来在山寨前一块突立的大石边休息,他倚躺在大石的背阴面,就着微微的山风,闭目养神。

恍惚间,他见两个人蹦跳着走来,一个浑身穿素,戴顶高大的白帽子,手里拿着哭丧棒,另一个上下一身皂,头顶大黑高帽,手里拿着索命链子来到近前,问道:“你可是嬴政?”

“本王嬴政,二位有何事吗?”

白无常说:“俺俩是阎罗王身边的差役,有人在阴间把你告了,阎君令我二人拘拿你到案。跟我们走吧!”皂衣人手中的链子一抖,挂在了嬴政的脖子上,拖着就走。嬴政莽里莽涨被锁,说啥也不跟着走,双手攥着铁链与黑衣人拔开了河。白衣人见嬴政不听说,举起哭丧棒就打。嬴政多咱吃过这样的亏!伸手架住哭丧棒,一个反手把白无常的帽子扇到了身边的石头上。白无常瞪大了铃铛眼,嘴里的舌头伸出有三尺长,鲜红鲜红的,好像还有哈喇子流下来。就在走与不走僵持之时,只见从山上跳下一个黑脸大汉,不由分说采住黑白无常就是一顿暴揍。嘴里说道:“好一对是非不分的东西,自古有道伐无道。尔等竟然阻止改朝换代,着实的找打。”

再看黑白无常,这回可惨了,本来抓嬴政的时候就没占到便宜,现在又来了一个膀大腰圆的愣头青帮手,还没明白是咋回事,白无常的鼻子就挨了重重的两拳,顿时,一个鼻孔淌鲜血,一个鼻孔淌浅蓝色的东西,像是苦胆被打破了一样。黑无常更惨,索命的链子断了,大板牙也被揍掉了俩,成了个血窟窿。

黑白无常一个捂嘴,一个捂鼻子问:“你是谁,为啥阻止阴差办案?”

“我把你个不懂礼数的东西,大王是我的贵客。你们竟然在我的家门口拿人,不把我这个太子放在眼里。你两个竖起驴耳朵来听着,太子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东海龙王敖广是家父,我是他的十太子小青龙。怎么不服是吗?是不是嫌挨的揍太轻,再补上几拳头吧?”

黑白无常听了,脸都吓得变了色,白无常一口一个太子爷叫着:“太子爷,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大驾,看在阎罗王的面上,您就把俺俩当个屁放了吧!”

黑无常那舌头从揍掉门牙的地方漏了出来:“太子爷,小的是奉命办差,无意得罪您老人家,既然您说情,小的回去复命就是了,您老千万别气坏了身子骨。”黑白无常也是欺软怕硬的软骨头,两人趴在地上磕头如同鸡啄米。

嬴政问道:“二位不要怕,站起来回话。”

黑白无常摇头晃脑地说:“大王,小的还是趴着安全,您有话就问吧?小的一定答复您满意。”

嬴政问:“阎罗王为啥要拘我?”

“大王,您征服燕赵楚韩魏五国,杀死的冤魂挤满了地狱,他们都喊死的冤屈,要阎罗君做主向您索命。阎君就派俺俩来拘传您到地府对质,也好让那些冤魂早做超生。”黑无常看着嬴政那张严肃的脸,小心翼翼地回答。

白无常说:“大王南征北战,得罪的冤家数不过来,折了您的阴德,您老的寿命不会久长,此时不跟俺俩走,过个十年八载的也得来请您。”

小青龙听罢,气的指着白无常说:“放屁,怎么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就像臭狗屎一样难闻!”

白无常急忙辩白:“太子爷,小人说的是实话。大王的阳寿越来越少……”

“你给我住口,此时不滚等在何时?”小青龙拦住白无常的话头,指着他的鼻子说:“是不是嫌两个鼻孔太少,本太子再给你开个如何?”白无常领教了太子的厉害,石头上的帽子来不及取,地上的哭丧棒没时间拿,晃了一下脑袋不见了踪迹,黑无常也来个好汉不吃眼前亏,拖着断成两截的索命链闪了人。

嬴政抱拳施礼道:“多谢太子相助,本王这厢有礼了。”

小青龙赶紧还礼:“本来相与大王梦中相见,怎奈您从咸阳赶到这里,千里迢迢,鞍马劳顿,小的没敢打搅,今日相见,实乃三生有幸!”

嬴政问:“太子为何在此?”

小青龙打了个哀叹说:“小的与您嬴家世代割舍不断,当年大禹治水,小的奉父命前往协助,怎奈我玩心不退,任性独断,结果酿成了大错,被您祖上虞王伯益关押在此,算起来已有千年。大王的祖上曾有言在先,要想回东海,嬴政金口开。我盼星星盼月亮,望眼欲穿,总算把您盼来了!大王,您就高抬贵手,让我回家团圆去吧!”

嬴政说:“既然家祖有言在先,我愿真心帮你!可是怎么个帮法呢?”

“大王,拴马石就是镇压我的遁龙桩,您只需把遁龙桩上的石扣拉开,小的就能获得自由了。”

“好说,咱就去还你自由之身!”嬴政说着,指了指身边石头上白无常的帽子说:“管头不顾腚的家伙,把官帽都丢在了这里,成孝帽石了。哈哈哈”

嬴政和青龙来到拴马石,经青龙指点,嬴政活动双臂,用力把遁龙桩上的石扣拉开,就听青龙说道:“大王,离桩子远些,小龙要出来了!”话音刚落,晴空一个霹雳,就见一朵龙形黑烟雾由拴马桩当腰喷出,在空中打了三个旋圈,像是对着嬴政三拜,径往东海方向急急而去。

孝帽石是嬴政大王亲口所封,自此,名字就叫了起来,直到现在这块石头仍然被称作“孝帽石”。

                                口述人:亓延龄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