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沟的传说

王府沟的传说

秦王寨山下有条沟,当地人称之为“王府沟”,沟中还能看到古建筑的遗迹,为啥叫王府沟呢?

据当地老人啦,秦王李世民收复吐丝口镇,招降隋将后,带领大军继续东征。一路上攻无不取,战无不胜。他手下的大将,个个如猛虎下山,立下了很多汗马功劳。这些丰功伟绩咱都不啦,只讲讲秦王李世民东征后,秦王寨发生的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离秦王寨不远的黄崖头庄有个姓黄的员外,家里沃田数百亩,骡马成群,妻妾满屋。黄员外过着花天酒地的富足日子,按说他该知足了,可偏偏应了人心不足蛇吞象一说。原来,黄员外偏信风水,认为自己家大业大都是老天爷眷顾他的结果。

老话说的好:有拉屎的,就有添腚的。有这么一个二百五的风水先生,靠两片子嘴胡吹海咧骗钱营生。他听说黄员外好风水,就转了转老鼠眼,想出了一个妙计来。

这天,风水先生登门拜访,黄员外听他说是个有道业的风水先生,眼弹子瞪得比海碗还大。风水先生见黄员外要钻套,自然欣喜若狂。他故作镇定,慢条斯理的说道:“员外的命不一般,按命理来说,你在出生的时候,东山上挂满了彩霞,一只红尾巴凤鸟在你家的梧桐树上连叫了三声,晴朗的天空顿时响了一个炸雷,你与炸雷同时落地,算是真龙之命,该面北朝南,登基坐殿。”

员外听风水先生这么一说,俩眼笑成了一条线,心里美的如同喝了三斤蜜,连肝花肠子都甜透了,嘴里一个劲地夸赞说:“先生果然神通广大,不愧是半仙,说的一点也不假。”

有人可能要问了,先生的手段不一般,咋会是个二百五呢?有道是:灯不点不明,话不说不透。这个风水先生算命不咋样,可下三流的招儿却装了一肚子两肋巴。刚才他的信口雌黄,是从黄员外家丁那里花三个制钱买来的,这都是黄员外为抬高自己的身世编出来的光环,可经风水先生这么一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吃几碗干饭了。他麻溜地吩咐管家准备上好酒菜,为风水先生接风。

风水先生见员外把鱼钩吞进了肚子里,这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装模做样地说:“吃饭不急,待我先看看龙脉在哪里,也好为员外卜算富贵。”说着踱着四方步,在院子里东寻西看,他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一会儿像狗转蹄子般哼哼几声,一会儿又像大公鸡的脖子挨了刀,大惊小怪的叫唤两下,把个黄员外弄得满头大汗,生怕院子里有妨碍前程的灾祸。看了花园看房舍,风水先生那三角子头摇的如同货郎鼓,长出气短进气地说:“咋就龙脉不显呢?”他的话音调不高,却似刀尖戳员外的心,难道自己的命不好吗?他张了几张嘴正要问,风水先生却看着他说:“按照你的院落布置,应该有水塘才对?”

黄员外连忙抢着说:“有啊!有啊!在内院,我领你去看看吧。”说着,拉着风水先生进了月亮门。内院很宽绰,一个丫丫葫芦似的水塘映入眼帘,塘内清波荡漾,鲢鱼跳跃。正是:绿荷托红莲,青蛙叶间嬉的迷人景色。水塘东面是一拉溜的小楼房,楼房只有两层高,装修的非常精致,南面靠近水塘荷花的地方是他两个女儿的绣楼。此时,他的两个女儿穿着花枝招展,正在指点池塘里的荷花说笑。这二人年方二八,粉面杏眼,身段苗条,虽然隔的远,却不难看出是周围方圆数十里手屈可指的美人坯子。风水先生顿觉心里一热,老鼠眼像触电般闪亮,他使劲地咽了一口唾液,喷着唾沫星子,指着池边的倒垂柳说:“我那娘哎!这么清晰的龙脉啊!果然是出帝王的风水宝地,黄老大人在上,小人这里有礼了。”说着,趴下就是九个头,这叫三拜九叩,行的是帝王大礼。黄员外见风水先生行如此大礼,心里如同沸腾的开水锅心花怒放了。

黄员外颤抖着嘴唇问道:“先生,此作何解?”

风水先生是个出色的演员,就见他热泪盈眶地说:“老大人啊!小的看了大半辈子风水,没看到这么好的,我那娘哎!这回俺可要占您老的光了。”

黄员外的心怦怦直跳,忙不迭地问道:“先生,请指点一二!”

风水先生用袖子擦擦眼,说道:“这个池塘俗称‘龙潭’,是天龙栖息的地方,就是常说的真龙。都说天机不可泄露,今天不露个口风也对不住您老人家。您看到了吧,等垂柳的叶子触到水面,您老就可起兵成就大业。现在您可着手准备,起兵的地点我都给您算好了,就是离此不远的秦王寨,那里是您成就基业的基础,从秦王寨走出去,您的龙气才十足,霸业才牢固。”

黄员外听风水先生这么一调侃,飘飘然不知自己是干啥的了。连声问道:“我的王号咋定?”

风水先生说:“早就有了,早就有了,您可称‘勤王’,意识是勤劳治国的意思。”

黄员外这回可真叫风水先生蒙到鼓里去了,他也不想想,大隋朝都完蛋了,他这个土包子哪来的皇帝命。这才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执迷不悟的黄员外,开起灭九族的玩笑!

黄员外迫不及待地封风水先生为军师,让他办理开国的一切事宜,自己则躲在屋里做起了春秋大梦,梦想着自己黄袍加身,头戴紫金冠,端坐九龙黄金椅,发号施令的帝王之相来。

说归说,那垂柳枝条离水面还差三尺多,啥时候才垂到水面啊!黄员外急的茶饭不思。忽然,他想起了拔苗助长的故事,那颗悬着心这才落了地。每天一大早,黄员外早早起床,来到池塘边,把垂着的柳条往下拽,盼望着早日柳条触水,心想事成。

风水先生大任在身也不含糊,带着金银跑到吐丝口,租下了几个漂亮姐儿,自己先过上了后宫佳丽满屋花天酒地的富贵日子,玩够了,乐够了,这才冷一铁打一锤地张罗起兵的马匹兵器。这个不觉死的黄员外,风水先生把他买了也不知到哪里拿钱去,倒是自家钱库里的金银一天少起一天。

等着盼着的日子过得慢,转眼两个月过去了,柳条子还没碰到水面,钱库里的金银到是见到箱底了。黄员外不在乎这些,等自己登了基,整个天下都姓黄,那里在乎这点金银。倒是风水先生怪卖力,不仅把员外的钱花了无起数,还千方百计把那俩如花似玉的宝贝闺女骗到了手,玩腻了又卖到了青楼。看看这个风水先生有多么可恶吧。

黄员外只盼着做皇上,哪有功夫管家破人亡的事,就这样,离祸灭九族越来越近了。

连扯加拽,柳枝子总算触到了水面,黄员外就和风水先生商量起兵。风水先生为了表忠心,胸脯拍得啪啪响。说:“我主万岁,微臣就等着这一天了!我已经招募了军队,筹足了粮草,还在秦王寨重修了大殿,就等您登基的黄道吉日了。”黄员外听了,嘴咧的跟水瓢一般大,夸赞说:“你是开国元勋,我不会亏待你的,咱们的军队在那里?我要检阅。”

风水先生行礼磕头:“万岁,您的军队集结在秦王寨操练,随时恭候您的检阅。”

“咱现在就去吧?我还真有点鸡叫等不到天明,恨不得马上登基。”

“万岁,今天就是黄道吉日,微臣在门外为您准备了龙辇请万岁爷起驾。”风水先生点头哈腰,一副十足的奴才相。

黄员外登基就像在舞台上演戏一样,都说唱戏的是疯子,这话一点也不假,此时的黄员外简直就疯透了。他早该撒泡尿照照,长着一副南瓜脸,哪来的帝王相。

龙辇很可笑,就是个木头独轮车,上面盖上了一块绣着龙图案的黄绸子,风水先生根本没见过龙辇啥模样,他按舞台唱戏的道具,制作了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家什,算是对这个一心当皇帝的员外爷的交代。风水先生按照戏台上演的皇帝起驾规格,布置了旗锣伞扇,金瓜斧钺,太监宫女,七高八低,胖瘦不均的二十几个人,算是御林仪仗队,还有一队七老八少的鼓乐吹手班。

黄员外倒是很好打发,一屁股坐在车子上,笑的哈喇子都流下来了。风水先生假戏真唱,扯开破锣嗓子高声喊道:“起驾”。鼓乐队吹起送殡曲,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随和着乐曲推起车子,一推一拉,吱呦吱呦的出了庄,就如同大户人家迎亲的队伍,顺着羊肠山路朝秦王寨走去。

到了秦王寨,只见标有“勤”字的大旗在李世民住过的大帐门前的旗杆上飘扬,门口站着四个带刀护卫,这四个人长的有特色,高的如同高粱秆,胖的倒像破酱缸,矮的好似蒜臼子,瘦的就像小螳螂。再看四周的兵将,瞎眼的、瘸腿的应有尽有,就是没有健壮的。这就是风水先生招募的军队,别说打仗了,就是刮阵风也会吹倒好几个。要是遇到程咬金,别说开仗,老程只要一挥板斧,这伙人恐怕就全吓趴下了。

黄员外鬼迷了心窍,看着七瘦八胖的杂兵,笑的黄牙板子全露出来了。他从龙辇上下来,弹了弹戏服龙袍上面的一片树叶,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大殿。

风水先生把大殿布置的富丽堂皇,黄员外看了很满意。他坐在柏木枝子插起来的龙椅上,开始发号施令,封赏官员。文东武西站着两行十二三个人,这就是勤王的开国大臣。

风水先生登上了国师的位子,他第一个朝拜皇帝谢恩,汇报了勤王寨的基本情况。勤王听了很满意,安排在勤王寨边的沟峪里修建宫殿王府,也好分给娘娘妃子、文武大臣们居住。

国师听说修建王府宫殿,高兴劲又来了,这可是个肥差,大把的银子就像雪片一般飘进他的口袋能不恣吗?等再赚些银子,把存在吐丝口钱庄的金银取出来就远走高飞,娶上三妻四妾享天伦之乐,再也不过这刀头舔血掉脑袋的日子了。

有钱有人好干活,不几日,王府宫殿的基础就建起来了,如果材料充足,不出半年沟峪里定会房舍云集,形成一个规模较大的城镇。

黄员外在秦王寨上立了王朝,大唐官府知道吗?当然知道,吐丝口就住着秦王李世民安排的机构,黄员外一伙还没登上秦王寨,他们就知道了,但没考虑是建立王朝,认为是乡民上山赶会的。原来,民间有赶玉皇庙庙会的习俗,每逢庙会这天,附近乡民穿着节日的盛装,雇来戏班乐队热闹一番。

黄员外开国沾了习俗的光,因此未受半点阻挠,平平安安的建立了勤王朝,因为还没起国号,暂称他为勤王吧。

勤王登上了梦寐以求的宝座,高兴万分,天天与国师从青楼雇来的女子鬼混在一起,称这个东宫,叫那个西宫,过着花天酒地的日子。

常言道:坐吃山也空。黄员外虽说有点财产,架不住风水先生这个踢蹬孙的挥霍,再加上一下子多了这么些吃闲饭的,没过个半月就捉襟见肘了。

国师面见勤王奏道:“万岁,国库渐空,王府宫殿建设材料短缺,请我主恩准下山筹集?”

勤王搂着新封的贵妃,说:“请国师定夺就是,不必再报。”这个皇帝当的清闲,除了玩乐啥也不管。

国师正中下怀,他立马安排人马下山抢粮。原来,风水先生也留了几手,除了招募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闲散人员外,还高价招募了附近山上的几股土匪,这些土匪被秦王李世民的兵马所震慑,蜷缩着未敢下手,现在听说能放开胆子抢劫,个个都露出了凶恶的面孔。

他们唿哨一声,骑马下山,打家劫舍,抢掠民女,无恶不作。民众遭抢,报与官家。吐丝口守镇官员派兵征剿,则被击败。勤王见部下首战告捷,自然高兴,设宴款待。自此,秦王寨四周再也不得安宁了。甚至连吐丝口镇也时常遭到贼匪的骚扰,守官把此事写成奏章飞报秦王李世民。

秦王李世民得到告急本章,阅后很生气。大胆的贼匪,竟然在我住过的山寨,打着我的旗号为非作歹。不把你们消灭干净,对不起当方百姓。他把奏本扔在公案上,急调爱将尉迟敬德带兵前往征讨。

勤王正在山寨做春秋大梦,忽听喽啰禀报,说是秦王的军队包围了山头,他顿时吓得腿肚子转筋,眼蛋子上翻,晕头晕脑没有了主张。他派人请国师前来议事,哪知道,他所信赖的国师早就脚底擦油溜了。

勤王的心一下子凉透了,此时他幡然醒悟,顿足道:“我何止是上了国师的当,是他一步一步把我拉进了地狱的门。唉!我的气数已尽,伸脖等刀吧”。勤王倒也直格,人家都逃命,他却端坐龙椅等着被捉。再说他手下那些兵将,本就是些打家劫舍的乌合之众,眼见的大军压境,如同挨了枪的兔子四散而逃,秦王寨上的勤王此时成了孤家寡人。

尉迟敬德不费吹灰之力就剿杀了盘踞在秦王寨的贼匪,活捉了所谓的勤王和逃下山的国师,解救出了许多苦难百姓,特别是被掳上山的妇女,又开仓放粮,群众欢声载道。

常言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为了严正国法,尉迟敬德在吐丝口西门外设立法场,将勤王和国师当众斩首,将头颅挂在城门口示众。为了剪除后患,将军派人把快完工的王府宫殿全部摧毁。这就是后来广为传说的王府沟。人听谗言易上当,黄员外的警示非常有教育意义。

尉迟敬德离开吐丝口镇时,群众扶老携幼,夹道欢送。人群从东门一直排到秃妮山下的小河口,长约十里。后来人们把这条小河称为“十里河子”,还在河口修建了一座凉亭,以示纪念。

                          口述人:马洪武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