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马庄的来历

牛马庄的来历

牛马庄村隶属钢城区颜庄镇,位于镇驻地南2公里处。东靠黄羊山,南面葫芦山,西接九龙山,成簸箕形,开口向北,东西筑一大坝,三山夹一水,形成山区人工湖即葫芦山水库;牛马庄村就坐落在大坝以北。汶水自南向北,经葫芦山水库,沿村西穿流而过,与吕家林村隔河相对。

朱洪武建立了大明王朝,因为连年战争,死人无数,山东尤重。为了开发山东,朱洪武决定从山西往山东迁发人口。常言道:金屋银屋,不如自家的土屋。山西人留恋自己的热炕头,谁也不愿意背井离乡,到荒芜的山东去受罪。军事刘伯温想了个妙计,他派人四处张贴告示,说是山西除了洪洞县老鸦窝不搬,其它的地方都要迁发。人们为了不离开自家的热土,拖儿带女到老鸦窝避难。顿时,老鸦窝人满为患。刘伯温下令调官兵把老鸦窝围了个水泄不通。官兵见一个逮一个,见两个逮一双。逮住的人就用绳子反捆双手往山东押送,现在的山东人还习惯走路倒背着双手,就是纪念祖先是被绑着双手押到山东来的。

莱芜黄羊山脚下也来了一队迁发的山西人,有五十几人都姓李,为首的叫李兴,年纪在个四十出头,在家是个牛马贩子。他们被指定在此建造家园,取名李家庄。

黄羊山脚下是片土地肥沃,草木茂盛的小盆地,李兴就带领大家开荒种田,当年就获得了好收成。农闲的时候,李兴就到外地贩牲口,渐渐的有了家业,鼎盛的时候,家里养着99头牛、99匹马。

李兴雇了几个半桩孩子放牧家中的牛马,这几个孩子也怪老实肯干,早上把牛马赶到黄羊山或葫芦山上放牧,晚上再把这些牛马圈回家。马和牛不合群,要分开放,就在黄羊山的两条沟里放牛牧马,放马的地方取名“马峪”,放牛的地方取名“老牛草沟”。从庄子到山上的路被称为“赶牛路”和“赶马路”。庄东边和庄西边各有一个大池塘,池塘里的水来自两眼自然山泉,因为在早池塘还没形成,李家饮牛马时就到自然泉边,马和牛不能一块饮水,他们就在庄西边泉饮牛,庄东边泉饮马。后来,两泉眼水旺,在下面形成了两个半亩地大的水塘,方便了李家饮牛饮马,他给这两个池塘分别取名叫“牛汪”和“马汪”。

李家为了方便饮牛饮马,就在池塘边铺上了石板。还从山上挪来柏树栽在池塘边,四棵柏树一年小,二年大。等到咱啦这个呱的时候,已成了参天大树,两树并肩相连,树冠虬劲苍郁,树干二人搂不拢。

“马汪”的古柏树下有块天然的石板,约有100平方米,农闲时村民都聚在这里聊天,天长日久,石板被磨得光滑如镜;“牛汪”的古柏下也很宽绰,人们在这里盖了一座土地庙,当地有个习俗,家中死了人要到土地庙里来泼汤。据说,人活着由村长管着,死后由此土地爷管着。人死后,人们要到土地庙泼汤,为亡人报到领西去的路条。就这么着,庄东边“马汪”成了村里人谈天说地的地方,西边的“牛汪”就成为了死人报到的去处,久而生阴,牛汪很少有人聚会闲聊。再就是庄里死了人指路的时候,人们要把纸白马拿到“马汪”,象征似得饮些水,说是喝了汪中水,西去白马不口渴,马不停蹄到酆都。而在烧五七时,人们就会把纸扎的老黄牛拿到“牛汪”象征性地喝点水,说是黄牛用此水漱了口,再喝脏水就不反胃。此做法沿革成俗,至今沿用。

时间虽然过去了百年,李家仍然保留着圈养99头牛、99匹马的习惯。多一头就卖掉,少一头再买进。据说这牛马的数有讲究,当年,李家曾请高人看过风水,九十九是个吉祥数,99头牛和99匹马能让李家子孙兴旺,财源发达。

李家为了方便牛马交易,就在庄边大路上盖了一个大车马店,供往来客商歇脚住宿,人们就把李家庄改称了“牛马店”。咱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啦起。

李家羊牛牧马远近闻名,上门买牲口请教饲养方法的人可谓络绎不绝。李家那99头牛、99匹马个顶个的膘肥体壮,牛健硕,马飒骏,人见人爱。有一天,牧童赶马驱牛去池塘饮水点数时,竟然多出了一头牛和一匹马。起先,他们以为数错了,可是连续数了好几遍都是一百。

店主听了牧童的话不大相信,亲自到圈里去查数,结果是99头牛和99匹马。于是,他狠狠地训斥了牧童一顿,牧童挨了训怨声载道,都嘴头子噘的老高,对店主的训斥不服气。

店主见牧童都很认真,觉得其中定有隐情。他心里犯开了嘀咕,这远近几十里只有他这一群牛和马,哪里来的牛马合群呢。为了弄清真相,他就在牧童赶牛马回池饮水的时候亲自查数,数来数去,果真是一百!可等把它们赶回马厩牛圈,又成了九十九。

聪明的店主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他吩咐牧童在马和牛出圈时,分别在马的头上挂一个小红缨、牛的角上拴一根红布条。晚上,牛马到池边来饮水,一眼就看到了一匹没戴小红缨和没绑红布条的马牛。这匹马英俊潇洒,在群马中鹤立鸡群;那头牛健硕英武,神气十足。店主一搭眼就觉得非凡间之物,怎么才能逮住这匹马和那头牛呢。

常言道:民间有高人。有个风水先生听说了这件事,他毛遂自荐来帮店主。他用龙筋制成了套马杆,又用虎筋织成了栓牛套,单等牛马喝水时来个瓮中捉鳖。

牧童赶着牛马分别在牛汪和马汪喝水,风水先生和店主兵分两路,带着工具直接去捉。那牛和马即是神物,早就有了准备,没等两人靠近就四蹄猛踩石板,腾飞而去,转眼消失在黄羊山中。风水先生和店主猫拉尿泡,空欢喜了一场。据说,在牛汪、马汪旁的石板上还留有神牛、神马的蹄印。

自此以后,老李家的牛和马就不好养了,时不时的有牛马病倒。据说,宝马和神牛的风水被破,再也养不出好的牛马了。人们为了记住这个惨痛的教训,就把牛马店改称了“牛马庄”。

人们再也没见到宝马和神牛出现,水汪边的四棵古柏也无一保留,三棵毁于战乱,一棵毁于“大跃进”时期。“马汪”的石板被凿走,盖起了民宅;土地庙被拆于“文革”时期,现在成了一片芦苇丛。

正应了:“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一古训。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