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君修炉

老君修炉

民间有个歇后语,大庄的盆瓮——论套。说的是莱芜大庄生产的土陶,莱芜土陶的历史非常久远,可追溯到新石器时期。大庄村的土陶生产工艺传承自古嬴国嬴氏,相传,莱芜土陶的祖先是嬴姓始祖伯益。

莱芜土陶匠人供奉太上老君为窑神,老君是道教创始人,后被玉皇大帝请到天宫专司炼丹一职。这位专伺天帝的正神咋就成了大庄土陶的窑神爷了呢?这话还要从莱芜仙人安期生说起。

安期生在莱芜仙人山上跟着仙山老祖学艺,二十岁时老祖把他介绍到河上公那里专研炼丹技术。河上公就是太上老君,居太清境太极宫,即三十六天中之第三十四天,在三十三天之上。是铁匠、煤窑匠、碗筷匠、磨刀匠、蹄铁匠等行业的。

安期生来到太极宫,虔诚地跟随太上老君学习炼丹术。常言道:有状元徒弟,没有状元老师。老君虽然是炼丹术的鼻祖,也有失手的时候。这天,他就遇到了一个小难题,也就是说在徒弟面前出了个小丑。老君炼制一种新的长寿丹,暂时取名叫做“九转还魂丹”,所用原料均来自天庭神草园,他告诉安期生说:“这炉丹如果炼成了,很多死于无辜的人食后可以还魂,阴间就会减少很多冤魂孤鬼。”安期生对于老君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大火小火,武火文火交替着炼了七七四十九天,老君开炉一看,不仅目瞪口呆,炉里都是夹生丹。老君的脸上挂不住劲了,于是,重新配方再炼,结果还是夹生丹。老君不服气,非要把丢失的老脸找回来,真是照了盘算,没了穷汉。老君一连炼了几炉都是如此,他老人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软了下来。他呆坐在上,,怎么也找不出原因。
  安期生见师傅愁眉苦脸,就过来圆场说:“师傅,俺修行的仙人山西二十余里处,有个大庄村,村里排满了的窑炉。烧出来的陶器,有破损的,扔了堆成几座山;也有变形的拿去垒了墙,就是没有夹生的。”安期生这话说的婉转,他是在暗示师傅这炉丹的配料没问题,原因肯定出在炼丹炉上。

老君听了,眼前一亮,高兴地一拍脑袋说道:“对啊!我咋也钻了牛角呢?快带为师前去看看吧。”

师徒二人驾鹤出了,不大工夫就来到大庄的上空。老君低头一看,只见村子四周炉烟滚滚,火光明亮,好一派繁荣景象。他赞叹一下,就要下去看看。
  安期生连忙提醒老君说:“师傅,你老用真身下凡,准会吓着陶工们,他们磕头惟恐不及,还能给你老说什么呢?”
  老君听了觉得有理,便叫安期生骑鹤回太极宫,好生看着其它丹炉。自己摇身一变,成了一位弯腰的干巴老头,降落在村外偏僻之处,地走向一座大窑场。

土陶的烧制炉窑制作非常简便,多是因地制宜。窑炉建造一般是先清理地基,挖出底槽后,用土和石灰按一定比例夯实,夯至与地表齐平后,再用土坯、沙拌泥垒砌至2.8米左右开始用砖发碹,并在碹的弧形顶部留下一个40公分见方的排气孔。窑的后边两侧各留一道80公分长、25公分宽的烟道与窑墙齐,在窑墙外边建烟囱,烟囱与窑肩(开始发碹外)高度一致。
为了进一步巩固窑身和保持窑内温度,还要在窑墙外填上一层厚厚的经过晾晒加工过的细干土,外边用石头或砖瓦垒砌起来,高度与窑肩齐平。最后,用草拌泥涂漫窑顶及窑身,越厚越好(起保温和加固窑体作用),一般厚约40-50公分,并留出上窑顶的通道。窑内则用沙拌泥,均匀地涂抹于窑壁上(不用很厚,1公分厚即可)。窑门前要用土坯铺建窑炕,并用细沙灌缝,窑炕上一般都预置一部分细沙和碎陶片,以便装窑时作铺垫用。再在窑门口下方挖一斜角约为30—40公分左右深的炉坑,在炉坑上方与窑底齐平处铺上炉条。窑门一般是用砖发碹垒成弧形门,门的大小依所烧器物的最大尺寸而定,一般窑门口不大,仅容土陶进出即可。

时值严冬,西北风刮到脸上如同刀子割,老君是神人也架不住酷寒,没走多远便被冻瑟发抖。眼前是一座烧制土陶的大窑,整个面积有两间房子那么大。土窑的边上有个小院子,两件土坯房子,破旧变形的盆瓮垒成大半人高的院墙,大门是用树枝编成的栅栏门。老君推开了这家人的栅栏门喊道:“家里有人吗?”门帘一挑,露出一个戴着破旧棉帽的老陶匠问道:“谁啊?这么冷的天别在外面冻着,赶快屋来暖和暖和。”

老君进了屋子,顿觉暖气浓浓,就见老窑匠正在给窑炉加柴,脸上挂着一串串汗珠。老君看到这是一个连炉房,就是窑门与房子相连接,便于冬天取暖。老窑匠见老君穿着一件棉花套子露外边的破棉袄,冻的浑身直哆嗦,顿生慈念,忙扶他到炉门边烤火。陶匠又吩咐端来一碗开水,先喝两口驱驱寒,他从炉门边拿出两个热蒸馍来,递给老君说:“这么寒冷的天,你咋受得了啊?”

老君叹了口气说道:“都是为了这张嘴啊!”说着,一面道谢,一面接过窑匠递过来的热馍馍,就着开水吃了起来,边吃边仔细观察窑炉,还不停地问这问那。陶匠一边干活,一边地顺口回答。问得多了,觉得奇怪,便反问道:
  “听你这口气,您老也烧过陶器?”
  “嘿嘿,让你笑话了。咱俩是同行,只是技艺不精,炉炉都是夹生货。几年下来赔光了家底,才落个乞讨度日的光景。”
  陶匠听了,有些伤感,又生同情之心,关心地说:“俺是垛泥巴的,没什么跷蹊技术可言,依俺的经验来断定,也许是炉子砌得不合适,又不善看吧!我告诉你一个窍门,保你炉炉成功!”
  陶匠请老人近前,手指窑炉各个部位一一详细解说。老君听后恍然大悟,再三作揖道谢说:“真是实践出真知啊!领教了,多谢,多谢!”。
  “不用谢,不用谢,咱们都是手艺人,互帮是应当的!”陶匠说着又招呼取来自己的一件旧棉袄,给老君披在身上,说:“天太冷,不要嫌烂,权当挡风用吧!”
  老君再次作揖谢了。老君连连走访了几十户陶匠,都是一样的热心肠。他打心底里感激大庄人,心想以后一定要报答他们。
  之后,老君走遍神州大地,又走访了无数的铁匠和泥瓦匠。他回到,仔细研究人间之所得,改建了,采百家烧窑之长,重新炼丹,一举成功。
  炼丹闲暇时,老君仔细思考大庄窑场所见,觉得窑炉虽无夹生,但烂、焦、走型的陶器太多,还是掌握上有毛病,应该把这个窍门传授给大庄人。他又想起大庄人对自己的一片盛情,便再也坐不住了。

他叫来安期生,交代了一下,立刻驾鹤匆匆来到大庄,降落在大庄村南的大土岭上。顿时,一道道金光照亮了大庄村的各个角落。
  陶匠们见降临,全都跪下来朝拜。老君笑道:“不用拜,咱们都是老相识了。我就是去年来的那个,今天专为传授烧窑技术而来。”说完便来到一家老陶匠的土陶窑前,仔细耐心地讲解烧窑要领。

老君走后,陶匠们按照老君教授的办法,重新改造了窑炉和烧火方法,果然炉炉纯青,破损走型者极少。大庄窑货成了远近闻名的生活用品,远销到了其它地区和国家。

为感谢,大庄人便将太上老君作为窑神,还凑钱在大庄村东修建了一座老君堂,塑上了老君像,日日膜拜,岁岁祭祀。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