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与神牛

姜子牙与神牛

很久久以前,地上没有牛,那时候牛是天上的神,它在天上一不拉车二不耕地,整天就在厚厚的仙草地上逛来逛去,饿了啃口香甜的鲜草,吃饱了就在草地上疯跑,跑累了就在地上打滚,打着打着就把大小便解了。常言道:大便一通,浑身轻松。舒服的牛不仅高兴昂着头叫唤几声,那时候,牛的底气十足,叫出嗓音特别洪亮,换句话说比天鼓还要响。

关于牛随地大小便的事,有的神不止一次地给玉帝打小报告,让玉帝给它点颜色看。玉帝喜欢牛的老实厚到,也就没当回事。牛听说天神告状,玉帝包庇它,不仅得意忘形。竟然闯到织女宫,调戏了织女。

牛犯了大错,玉帝不好意思再替它打马虎眼了,就准备严惩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恰在此时,地上的群魔乱舞,搞的人间河水泛滥成灾,庄稼颗粒无收。玉帝思虑再三,决定把牛罚下天庭,到人间去受罪。

玉帝派太白金星领着牛来到凡间,把它交给封神的姜子牙。太白金星偷偷地告诉姜子牙说:“这神牛犯的罪过不轻,玉帝的意思是最好不让它再回到天庭,省的惹众神的口舌。”

姜子牙说:“太白星就放心吧,我正奉舜帝之命驯化野兽,驯好的野兽好为大众的衣食住行服务。这神牛头大个高,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会给它安排个好工作的。”

太白金星交完了差,就对牛说:“玉帝很看重你,谁知你不争气,惹下了这么丢神的事!玉帝觉得脸上不好看才把你罚下天庭,不过你别难过,玉帝说让你在人间历练历练,过个三年两载的就找个借口让你回去。你可要好好的听姜子牙的话,把自己一身的臭毛病改掉。”

神牛乍来到人间,看到那里也新鲜,就心不在焉地说:“你就把心揣到肚子里回去吧。凡间这么好,说不准我住在这里不回去了呢?”

太白金星听了,使个激将法说:“那可不行,你是天上的神,地上可放不下你,等你的灾限一过我就来请你。”

神牛笑着说:“白胡子老头啊!你别胡啰啰了,赶紧回去交差吧,晚了,屁股要挨板子的。”

太白金星听了心里偷着乐,脸上却显不出来道:“有理,天规森严,一旦晚了就和你一样罚到人间来的。”说着,拱手与姜子牙告辞。

姜子牙送走了太白金星,拍了拍神牛的头说:“老牛,咱走吧?”

神牛问:“到哪里去啊!”

姜子牙说:“到你该去的地方,走吧!”姜子牙在前,神牛在后往前走去。

常言道:“无心难把有心防!”姜子牙见神牛身壮力大,心里欢喜异常,盘算着如何让他帮人种地增产,又怕它牛脾气一发不听说。走着走着,姜子牙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就拍着牛的脑袋说:“老牛啊!都说入乡随俗,你也别端着天神的架子了,就按俺们的生活习惯跟着我过日子吧!”

神牛听了,高兴地用角轻轻地碰碰姜子牙说:“好啊!你说咋地咱就咋地吧!”

姜子牙笑着说:“俺们地上的人都喜欢戴个项链,你是不是也来一个?”

“什么项链,是用金子做的吧?戴在哪里啊?”

“金的太俗气,最好的项链是青铜的,一般带在鼻子上最好看?”

神牛听了站住脚,盯着姜子牙问道:“为啥戴在鼻子上呢?”

姜子牙说:“戴项链是有讲究的。你看这眼睛要看东西不能戴,耳朵要听声音也不能戴;嘴巴既要吃东西还要说话更不能戴。只有这鼻子两个气孔,戴项链最合适。”

“为什么要戴项链呢?戴在鼻子上疼吗?”

“戴项链是身份的象征,你戴在鼻子上绝对不疼,而且金光闪闪非常美丽。”

“噢,即然戴项链有这么多好处,咱先在就戴吧!”

“行啊!”姜子牙急忙从衣兜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鼻钳,在牛的大眼前晃了晃说:“这么美的东西只有戴在鼻子上才能看得见,再说天天在眼前晃悠也不容易丢掉。你说对吗?”

“对啊!”牛被姜子牙捋把的心里美滋滋的,将鼻子翘的老高伸到姜子牙的面前,迫不及待地要戴上。

姜子牙趁神牛高兴,把鼻钳顺势一扣戴在了神牛的两个鼻孔中。

牛浑身一哆嗦,不高兴地说:“怎么这么疼呢?”

“戴新的东西都这样,过两天就会舒服起来。”

神牛忽闪忽闪了几下眼,问道:“你不是在忽悠我吧?你的鼻子上咋没有呢?”

“呵呵,我鼻子上也有,今天来见你的时候,被我那扫帚星老伴相中硬是抢去了,我回家就跟她要回来戴上。到时咱俩比比看谁戴着好看。”

神牛听姜子牙这么一说很开心,带着项链高兴的乱蹦乱跳。顿时,脚下生雾,威武无比。
  姜子牙趁热打铁地说:“老牛啊!你这项链非常珍贵,以后啊,谁拿到这个项链,谁就是你的主人,明白吗?”

神牛笑着说:“行啊!没问题。”说着又像小孩子那样撒起欢来。这就是牵牛要牵牛鼻子的来历。姜子牙又说:“老牛啊!你在人间要脚踏实地,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的走。”

“行啊!我就喜欢走路!”  

姜子牙顺着杆子摸老鸹,越来越牢稳地说道:“老牛啊!你这脚是圆型的,一步一个坑,走起路来不方便,也容易滑倒,我来给你修一下吧。”说着,不等神牛点头就拿出刀子,在每只牛脚上划一刀,一分两半。

神牛觉得四只脚一麻,低头一看圆柱脚成了八字脚,正待问个究竟,姜子牙却高兴地拍着他的头说:“这样走起路来就不滑了。”
  神牛想跳起来看看,一跳却发现脚下的云气没有了,身子像块石头一样重重地落在地上。它摇晃了一下脑袋问姜子牙:“我脚下的云气没有了,无法再飞上天了。”
    姜子牙说:“老牛啊,你刚到凡间还没站稳脚就想飞回天上,难道还有什么挂心事不成吗?”

“有啊!我想织女的时候,好偷着飞上天看看。”神牛一说到织女,眼里就冒出闪烁的亮光来。

“暂时你还是忍忍吧,玉帝正在气头上,一旦你偷着回天庭私会,让他知道了可不是罚到我这里这么简单了,恐怕那时脑袋就会搬了家。依我看等你的难期一满,脚也长好了,随便可升天见织女去吧。”姜子牙安慰道。

神牛眨巴了一下眼,点着头说:“你这办法倒是不孬,可我想织女想的睡不着觉咋办?”

姜子牙笑着说:“成人之美是件善事,这样吧,看你也不容易,是个痴情的种,我到玉帝那里替你求个情,让你和织女在每年的农历七月七见个面,到时候,我让喜鹊和百鸟为你架个彩虹桥,你觉得咋样?”

神牛感动的热泪盈眶:“你这一说,我好想明天就是七月七啊!”

“心急吃不得热地瓜。老牛啊!你还是先把正事办了吧。否则,玉帝震怒连我也逃脱不了干系。”姜子牙说话软中带硬。

神牛晃晃脑袋,把眼里的泪水抖落,又问道:“姜老头啊!我在天上自由自在惯了,你把我的脚修成八字样,我大便拉在了脚上咋办?”

姜子牙笑着说:“你这么聪明还把屎拉到脚面子上吗?你不会把尾巴翘一翘,把屎用力排出去啊!”自此,牛大便先翘尾巴。牛在场里拉碌碡时,只要是一翘尾巴,赶牛的人就会赶紧用准备好的簸箕接牛屎。

牛又说:“姜老头啊!我在天上住在铺满鲜花的仙草上,来到人间你打算让我住在哪里?一日三餐吃什么呀?”
  姜子牙说:“老牛你就放心吧,人间美景遍地是,你的衣食住行玉帝早就给你安排好啦,住处一食(一天一顿饭)一亭一卫,通风又透光,晚上让你睡金沙大炕,吃饭用玉石大盆。你吃的饭食是最好的,因你信了佛,不能吃荤食,就让你吃金条银霄玉叶,卧室里有茅厕解手很方便。每天都有专人陪你到地里去散步,要干的活也不累,只把地皮翻起来就行,你不愿意干也不要紧,顶多自己打自己几下子。你放心,干活时你前面走,后面跟着人陪你。”
  神牛听伯益安排的这么周到,又一次感动的泪流满面,它说话嘴都哆嗦了:“我老牛非常感谢啊!你放心吧,谁领我的项链我就跟着谁,而且保证一定要实心实意地干活,对得起你的关心啊!”

姜子牙听了高兴地说:“老牛你通情达理啊!我会定时看你的!你瞧领项链的来了!希望你言行一致,早日回到天庭。”
  神牛恋恋不舍地跟着来人走了,他来到住处一看,顿时气的口吐白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原来,牛的住宅是草棚一间,四面透风当然通风良好。几百斤重大石槽就是那只玉石大碗。麦秸作食(金条),玉叶就是绿叶青草,麦肤拌饭(银霄)只有干重活的时候,主家才给加一顿,卫生间很方便就地解决。它天明到天黑在地里干活,一不听话人们就用牛皮拧成的鞭子抽打它,那个疼真是钻心啊!令它安慰的是每年的七月初七晚上,喜鹊带领百鸟到银河去搭桥,让它踏踏实实地与织女见上一面。

因为,它的脚被姜子牙修的不能腾云驾雾,再想回到天庭享清福,那可是连门也没有了。每当夜幕降临,神牛趴在臭气熏天的牛棚里,反刍着没有嚼细的草料,眼里望着时隐时现的星星,暗自数着日子等待诉说离别之情的七月初七日,这是它活在人世的唯一希望。老牛还有一盼,就是等着姜子牙来看它,也好把满肚子的苦水倒上一倒。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