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龙冠

皇龙冠

“皇龙冠”在莱城区高庄街道办事处东蔺家庄村西。相传,汉武帝到莱芜仙人山寻找仙人安期生,途经此处,口渴体乏,便脱衣卸冠歇脚纳凉。因汉武帝是民众眼中的真龙天子,就将放置皇冠的地方称为“皇龙冠”。

汉武帝刘彻(公元前156—公元前87年),西汉第六位皇帝,汉高祖刘邦之曾孙,17岁登基,在位54年,开创了西汉自高祖以来的鼎盛局面。

俗话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术士李少君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联合栾大和申公等人,蛊惑汉武帝象秦始皇那样封禅泰山。

汉武帝奋斗了三十年,终于巩固了西汉政权,正是歌功颂德的大好时机,他崇拜的不是秦始皇的雄才伟略,而是他寻求长生不老药的执着精神。盼望着自己长生不老,也好坐享荣华富贵。

汉武帝知道李少君是仙人安期生的弟子,为了能够得道成仙,长命百岁,从心眼里偏袒李少君。李少君把泰山封禅的好处说的天花乱坠,汉武帝沉不住气了,决定带领文武大臣封禅泰山。为了显示他对封禅泰山的坦诚与重视,将年号“元鼎”改为“元封”,并于汉元封元年三月(公元前110年),带领文武百官择日东行,封禅泰山。

汉武帝封禅泰山途经鲁国古都曲阜时,还隆重地祭拜封赏了儒文化创始人孔子,给封禅泰山增加了一笔浓重的文彩。阳春三月,花草刚刚复苏未发,李少君怕汉武帝对裸露的泰山失去雅兴,就进言道:“我皇初封泰山,定待草木旺盛之时,预示国家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繁荣昌盛。吾皇万岁,臣曾经在东海诸岛游历求道。有一次,在蓬莱海上见到了恩师安期生仙人。他老人家给了我一枚奇大如瓜的大枣,说是吃了此枣即能长生不老。恩师经常出入于蓬莱岛中,如果是有缘的人,他便会出来与人相见,如果是无缘之人,无论怎么找都找不见。”

汉武帝听了李少君的话,馋的直咽口水:“爱卿啊!那枣子你吃了吗?什么味道啊?”

李少君怕露了破绽,急忙圆场道:“臣吃了,味道非常甘美。臣吃下后曾一个月不食一米,仍浑身是力。”

汉武帝打了个唉声说:“这么好的事,朕咋就没赶上啊!”

李少君不急不地拍着马屁说:“陛下,您天庭饱满地格方圆,是副难得的贵人像,一定和仙家有缘。”

汉武帝说:“爱卿啊!既然此时封禅泰山不合时宜,不如到东海去转转,万一碰到安期真人,朕也讨一枣来,体味一下神仙生活如何?”

李少君听汉武帝这么一说,又惊又喜,惊的是汉武帝突然提出东巡蓬莱,拜见安期仙人,此去定然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喜的是汉武帝把他的话当回事了。可既然皇帝要办的事,别说九头牛就是九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他怕汉武帝生疑,急忙笑容满面,干脆应偌。

汉武帝见李少君回答的干脆,认为此去东海拜会神仙,定然如愿。他命人立石于泰山顶,带领文武随从浩浩荡荡往海边巡游去了。

常言道:照了盘算,没了穷汉。汉武帝兴致勃勃地来到东海,却吃了安期生的闭门羹。迎接他的不是朝思暮想的仙人安期生,而是一个睡眼惺忪的守观童子,回答也非常简单,说是安期真人云游去了。汉武帝觉得遗憾,其实,这正是术士李少君的计策,目的是吊起汉武帝求仙得道的胃口,把他攥在自己的掌股之间。他见汉武帝有些失落,就赶紧笑脸相迎道:“吾皇万岁,看来您与家师有缘,可喜可贺!”

汉武帝听了,几乎气破了肚皮,他盯着李少君问道:“未见其师尊严,何来有缘?”

李少君赶紧磕个头,说道:“吾皇万岁,家师知您封禅泰山为重,不敢耽误您的行程,自有襟坐谈法之良辰。”

汉武帝听了,觉得有道理,吩咐回泰山封禅。东海之旅耗时月余,此时的泰山草绿花红,松柏青翠,景色宜人。武帝返至泰山,自定封禅礼仪:至梁父山礼祠“地主”神;其后举行封祀礼,在山下东方建封坛,高九尺,其下埋藏玉牒书;行封祀礼之后,武帝独与侍中奉车子侯登泰山,行登封礼;第二天自岱阴下,按祭后土的礼仪,禅泰山东北麓的肃然山(泰山象征皇天,而象征后土的肃然山,就是现在的杨邱山!杨邱山海拔375.5米,在寨里镇周王许村北,泰莱平原北部边缘。山势雄伟肃穆,端庄平和。山的西北、东北、东南各有支脉。从空中看,泰山山脉像一条龙,杨邱山就是龙的前爪。站在山顶向南看,泰莱平原茫苍邈远,大汶河飘然西流。)。

封禅泰山让汉武帝受益匪浅,回到都城长安,对李少君大加褒赞。然而,汉武帝感到美中不足的是未见到仙人安期生,再三查问李少君何时能与仙师见面?

李少君见汉武帝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安期生,心中暗自高兴。说:“吾皇万岁,恩师有可能回到故地修行去了?”

汉武帝眼睛一亮,问道:“仙师的故地在何处?”

李少君赶紧回答说:“恩师的故地在万岁您封禅的泰山以东的莲花山之仙人山。”

汉武帝有点生气,责问道:“既然离泰山一步之遥,为何让我东去大海,不去仙山拜会呢?”

李少君巧舌如簧:“吾皇万岁,您封禅泰山为重,如何去的他山。东去大海是为了让吾皇看到咱大汉朝幅员辽阔的山水,为您封禅泰山添喜庆。”

汉武帝听了,点点头,问道:“何时去仙人山拜仙师?”

李少君见汉武帝上了钩,心中暗自窃喜,回答说:“吾皇万岁,明年春暖花开,是您去仙人山的黄道吉时!”

汉武帝听了,兴高采烈:“好,好,好,就等到明年的春暖花开吧。你负责筹备此次活动,便宜行事!”

李少君听了,赶紧跪倒磕头。

常言道:“有权不使,过期作废。”李少君承接了汉武帝仙人山拜见仙人的众任,立即带人星夜赶程来到莱芜的仙人山,但见此山虽险却矮小,只好选在挺拔伟峻的莲花山之新甫山修建行宫,接待汉武帝。

说话的功夫,到了冰雪融化,春临大地的时节,即公元前109年春天。汉武帝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早到仙人山面见安期生,讨取长生不老秘方。

李少君心里没有谱,既然夸下了海口,就得想办法把这个圈画圆。他对汉武帝说:“吾皇万岁,恩师喜好清静,咱们此去拜会,不要象封禅泰山那样惊人动马,可带人员数十,轻车简从,恩师定然会高接远迎。”

汉武帝觉得李少君话有道理,就说:“一切听从你的安排,我恨不能现在就见到安期仙人。”

李少君笑着说:“吾皇万岁,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咱们前往仙人山定要有个缘由说法,免得臣子们猜忌。”

汉武帝笑着说:“缘由多得很,就说去年封禅泰山曾有愿相许,今去还愿如何?”

李少君听了,马屁拍的啪啪响。“吾皇万岁,早就成竹在胸,此去拜会恩师定然梦想成真。”

汉武帝听了此话,非常高兴,当即点相调将,组成了九十九人的精锐求仙队伍,择日从长安启程。别看这支队伍人数不多,可是文武全才。文有丞相田千秋,武有列将军上官桀,以及数十个武艺高强的大内高手。

李少君作为此次求仙的向导,自然不会离汉武帝左右。路线早就探好了,从长安东经河南开封,到达齐国故都曲阜,再沿齐鲁官道到达雁翎关,雁翎关在莲花山西麓,是古齐鲁官道南北交通的重要要塞,莱芜境内有纵横两条齐鲁官道,纵从泰山东行经吐丝口过齐长城青石关到齐国古都临淄,横从雁翎关北上过汶河经吐丝口到齐长城锦阳关入齐地。此次选择雁翎关,是条到仙人山的捷径。

长话短说,非止一日,汉武帝来到雁翎关,雁翎关地势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旧有雁过拔毛一说。李少君指挥求仙队伍来过了雁翎关,离开齐鲁官道沿东北山道而行,山道虽窄,却已修缮过,虽也颠簸倒算平坦。汉武帝乘坐山轿似的四抬“辇”,忽闪忽闪顺着山道而来。春暖花开,辇的布帘都掀了起来,一是为了通风换气,二是让汉武帝饱览秀丽的山水。

汉武帝被莲花山附近的青山绿水所吸引,他让抬辇的壮士,慢步而行,听李少君的指点解说。走着走着,汉武帝觉得有点内急,就吩咐李少君住辇稍息。汉武帝来到小山边的一块天然阳石背面,通畅淋漓,顿觉浑身舒坦。他围着阳石转了一圈,自叹大自然鬼斧神工,将这巨大的阳石封为“命根”。据说,汉武帝封阳石为“命根”后,阳石有了灵气,没有生育能力的妇女或想要男孩的女人抚摸了阳石,就会心想事成,百试不爽。久而久之,阳石的根基部被密密麻麻地摸了无数个小窝,当地人称“摸儿窝”。

汉武帝抬头四望,极目天舒,弃辇信步缓行。走了约有二里来地,汉武帝的脸上冒汗了,李少君怕累着汉武帝,就劝说留步休息。汉武帝也觉得有点累,就在小山上一块平整的大石边驻足小憩。李少君的心里直敲小鼓,因为仙人山已在眼帘,而仙人安期生却无踪迹。为了让汉武帝高兴,他使出浑身解数来自圆其说。他指着东面的山说道:“吾皇万岁,前面这座山就是仙人山,是恩师修行的故地。东南面群山环抱的山峦就是莲花山,万岁爷的行宫就在哪里。”

汉武帝听说对面的山就是仙人山,心情兴奋,感觉仙人安期生正在山巅等着见他。他站在山石上,尽量看清山上的一草一木,怎奈皇冠的冕旒晃来晃去,挡住了视线。古代帝王皇冠称为“平天冠”,上有十二条冕旒,按照史料记载:“冕冠,垂旒,前后邃延,玉藻。冕皆广七寸,长尺二寸,前圆后方,朱绿裏,玄上,前垂四寸,后垂三寸,系白玉珠为十二旒,以其绶采色为组缨。”汉武帝顺手将皇冠取下来,放在身边的山石上,手搭凉棚细赏仙人山。但见仙人山巅,周有悬崖,险峻异常。山麓梯田层层,山腰松柏苍苍。山巅山寨、仙人堂时隐时现,犹如仙境。

李少君见汉武帝为了拜谒安期生仙人,竟然将象征九五之尊的平天冠随手放在山石上,可见其迫切之心情!他眼珠一转、立即吩咐随从用黄绫布将平天冠盖住,以免沾染了晦气。

汉武帝问道:“你的恩师安期仙人可否在仙人堂侯驾?”

李少君心里哆嗦一下,急忙掩饰道:“恩师曾应诺见吾皇万岁,此时在仙人堂否,为臣不知。吾皇万岁,请看这里!”李少君指着凤凰山说:“此山腰有洞曰‘朝阳洞’,当年恩师曾在此洞中与秦皇面谈三天三夜!”

汉武帝听了,两眼放光,恨不得立马进到此洞,也与安期仙人谈个三天三夜。

春天的太阳暖融融的,汉武帝用手在脸上扇了两下,舔了舔干嘴唇,盯着李少君说:“此时,有碗甘冽的山泉水止渴,该多好啊!”

李少君犯了难,这荒山野岭,绿草干石到哪里去找清凉的山泉水呢?正当他左右为难之时,就见身边放置平天冠的山石边,刮起了一个小旋风,这旋风刮的呼呼有声,汉武帝觉得奇怪,哪里来的这股风呢?风过后,就见山石边露出一个碗口大的石窝,里面贮满了清水,足够一大碗。

李少君吃了一惊,转而笑道:“吾皇万岁,山神爷迎驾万岁,送来了甘露。快取碗来!”有人递过一只制作精致的玉碗,李少君亲自从石窝里舀了一碗水,递给汉武帝说:“吾皇万岁,请饮露止渴吧。”李少君为啥把山泉水叫做甘露呢。这算是三句话不离本行,道家修行通常把得之不易的水称为甘露。

汉武帝正渴得难受,接过李少君递来的水,一饮而尽。他一抹嘴唇,开心地说:“多谢仙师赏露!”俗话说:皇帝的话是金口玉言,话音刚落,就听到哧啦一声清脆的石裂声,循声望去,就见那个石窝裂开了一道缝,一股涓涓溪流的山泉顺石缝淌下了山去。这是咋回事呢?原来,石窝甘泉是山神送给汉武帝止渴的礼物,可汉武帝指鹿为马,没领山神的情却感激了仙人,气的把石窝挣裂了,又把放置汉武帝平天冠的石头变成了皇冠样,意思是把汉武帝九五之尊的皇冠留在山上,算是对好心没好报的报复。这就是后人称此石为“皇龙冠”的由来。

李少君怕夜长梦多,让汉武帝看出破绽,急忙跪倒在地,双手托起平天冠递给汉武帝说道:“吾皇万岁,请您正冠,前往行宫歇息,沐浴养精蓄锐后,再面见恩师不迟。”

汉武帝听了,心生遗憾地接过平天冠戴在头上,乘辇奔行宫而去。

远道风尘,汉武帝在行宫里休息的格外香甜。而此时的李少君却像猴子吃了辣椒,急的抓耳挠腮。为啥,因为汉武帝就在仙人山跟前,而他的恩师安期生却八字还没有一撇,能不急吗?明天见不到安期生,说不定汉武帝一生气,李少君吃饭的家伙头就得挪窝。他在宫外的山道上踱来踱去,最后放飞了一只信鸽,这才稍稍的安定了下来。有人肯定会问,为啥放了信鸽才不急了,很简单他这是搬救兵去了。

汉武帝睡得格外香甜,睡梦中还不时的咧嘴笑笑,看他这个高兴劲,肯定是梦到与安期仙人面谈养生大法了。天快明的时候,行宫四周传来一阵不很嘹亮的鸡叫声,声音不大却把汉武帝惊醒了,他揉着惺忪的眼皮问道:“这是啥东西叫唤?”

李少君心里明白,急忙接话说:“吾皇万岁,这是莲花山上的野鸡报晓讨封呢?”

汉武帝的好梦被搅了,有些生气道:“讨啥封,这些该杀的东西,以后不准它白天打鸣露面。”自此,野鸡在白天躲藏在草丛中蜜食,再也不敢打鸣了。 

吃了早饭,汉武帝吩咐前往仙人山拜谒安期生。李少君嘴上应的干脆,肚子里的小鼓敲的更加迫切了,他不知道救兵是否接到了求救信,每走一步就仿佛看到汉武帝腰里的剑弹出一寸来,随时都有可能出鞘砍他的脑壳。

汉武帝仙人山拜仙人结果如何,我不说您们也会猜个八九不离十。扑了空的汉武帝气的像头发怒的狮子,抽剑非要砍下李少君的脑袋。李少君两眼一闭,此时,他只有一死,无论怎么解释,汉武帝都不会听他的。

常言道:命大有救星!眼见的李少君就要人头落地,千钧一发之际,有人来报,说是术士栾大求见。汉武帝用剑拍打着李少君的肩膀说:“让你再活个一时三刻吧!”这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栾大满头大汗地跑到汉武帝跟前,气喘嘘嘘地说:“吾皇万岁,刀下留人!为臣从蓬莱仙岛赶来,仙师安期生正在宴请东海龙王,为民求雨,不能与吾皇万岁相见,特派小臣来报知。”

栾大这才是满嘴跑大山,一句实话也没有。就是这样破绽百出的屁话,汉武帝却深信不疑,他笑着扶起李少君说道:“爱卿,朕错怪你了!”君王的脸六月天,说变就变。李少君长长的出了口气说:“谢万岁爷不杀之恩!恩师是讲信义的,怎奈求雨事大,也是为万岁的子民做好事。”汉武帝笑着说:“仙师,心系民众,这莲花山每年能有七十二场浇花雨了!”要不说汉武帝不会说话,如果他说这下可好了,民众能过上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温饱日子了。可偏偏说些无用的话,到是给莲花山封了七十二场浇花雨,其它地方仍然干旱无收成。

汉武帝参观了安期仙人的仙人堂和与秦始皇谈了三天三夜的朝阳洞,又亲自爬到仙人炕上躺了躺,算是沾了仙气。

李少君感激栾大替他解围,栾大知趣的说:“一个谎话三人圆,咱的脑袋都系在裤腰带上了,随时有落地的危险。以后啊!都要相互关照点!糊弄个荣华富贵可不容易啊!”

汉武帝听信了栾大的蛊动,打算到东海碰碰运气,就带着随从离开了仙人山,李少君见汉武帝下了仙人山,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地。为了纪念汉武帝此次来仙人山,后人修“汉武帝旧游坊”纪念。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