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蟆石的传说

蛤蟆石的传说

秦王寨山南面有两个看似伏着的蛤蟆石,大个的方圆8米,在山寨东南面转山东北的仙人桥西,下临貔虎沟,小个的方圆5米,在兴奋山东麓与转山交汇的地方,称为“许家沟八景之一”(一景拴马石,二景磨剑石,三景老泉,四景跑马道,五景孝帽石,六景仙人桥,七景蛤蟆石,八景南天门。)

据说,每到初夏的之夜,蛤蟆石就会在银月当空的子时相对鸣叫,声音清脆而又显得沉闷,声闻数里,像是在聊天,一问一答。石蛙叫,灾祸到。这是许家沟人谈娃色变的因由。老年人说,这对石蛙有灵气,只要叫唤当地就有灾难发生,根据叫声的长短可知灾祸的大小。如是简单的一问一答,能预知当年秋夏粮食作物的收获情况,因此,又称它们为福祸蛙。当地人所说的灾祸,不是天灾就是兵患。传言,公元前684年春天,石蛤蟆竟然在严寒的春节开口鸣叫,而且一叫就是大半夜,时日不多,爆发了齐鲁长勺之战。

当地有个俗谚:石蛤蟆叫,夏才到。石蛤蟆不叫,当地的蛤蟆不敢叫,庄稼果实不上粒,农时季节要颠倒。石蛤蟆磨牙,百虫醒。其说法如同惊蛰节气。因此,当地人把石蛤蟆的叫声用来掌握农事天气。

据说,石蛤蟆是对夫妻,大的是妻子,小的是丈夫,住在青杨行村东的水泉峪。水泉峪有一个很大的天然泉池,传与东海相通,泉水四季常温,严寒的冬天,池水也不见结冰,是个风水宝地。池中有一种水草,四季常青,状如常见的拉秧草。池中青蛙常在此草上产卵,养儿育女,又称“蛙草”,用此草熬水饮用可治腹泻,周边村人常采来熬制疗病。

石蛤蟆是王母娘娘的宠物玉蛤蟆哥和玉蛤蟆妹,住在瑶池里,管理池里的仙草荷花。二人郎才女貌,久处生情,触犯了天条,王母娘娘一气之下把他们驱逐出瑶池,罚在汶水源头受过修行。它俩来到凡间不思悔过,结成了夫妻,断了回天庭的慧根。石蛤蟆年龄多大不知道,据说,它俩曾看到尧舜执政时的人间幸福,也曾看到大禹治水时与妖魔惊天动地的搏斗场景,见识了伯益强大家族迁徙在汶源之滨建国的场面,也就是在嬴国国都建成的那一天,它俩从汶水之源搬到了水泉峪这块风水宝地,享受着男唱女和的天伦之乐。

常言道:人心无足,蛤蟆也是不例外。水池里再好,久居生厌,与瑶池相比,可算天壤之别。时间一长,蛤蟆妹愈加思念瑶池那种无牵无挂的幸福生活来!蛤蟆哥怕爱妻久思成疾,千方百计的规劝。谁知好话说了三粪篓,爱妻就是石头心肠不开窍。

蛤蟆哥玩藏掖的跪下没了法子,它非常珍惜现在这种无忧无虑的安定生活,也非常爱自己的妻子。可是妻子的想法它办不到,这上界天庭不是什么人说去就能去的,更何况它俩还是戴罪之身。怎么办呢?它转动着两只大蛤蟆眼,冥思苦想。记得有位神仙说,若是能够得到泰山上的灵芝草,就能修成与日月同辉的金刚不毁之体,如果我俩与天地同在,谁还稀罕王母娘娘的瑶池呢?它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妻子,妻子听罢,感动的眼珠子都红了。

原来,虽是同床共枕的夫妻,各自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她早就垂涎泰山灵芝,舔一舔长生不老,吃一口神法通天。有一次,她奉王母娘娘之命,到蟠桃园里摘桃招待八仙,差一点就能得到一枚灵芝。她发现在蟠桃树下有棵长柄红盖的灵芝草,她正想弯腰采摘,讨厌的仙鹤仙子却飞到身边,仰天鸣叫一声,吓得她心里一哆嗦,到手的灵芝草泡了汤。从此,她恨透了仙鹤仙子。今天,她听丈夫说要去泰山寻觅灵芝草,心跳马上就加速了。

话好说,事难干。蛤蟆哥只是安慰老婆的一句话,可老婆拿着棒槌当了针(真)。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好反悔呢!蛤蟆哥于是又动起了歪脑筋,因为,泰山有神仙守着,别说它俩蛤蟆,就是一枚蒲公英种子也甭想借风进山。办法都是想出来的,先靠近泰山再说。一不小心,可能就混个天地同寿。

不说蛤蟆做春秋大梦,却说东海之滨有个神人叫黄石公,就是莱芜仙人安期生的老师。这天,他突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恍然大悟!小小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不会让神山失宝,让妖孽成精害人。就在蛤蟆夫妇准备启程去泰山的时候,这位神人却提前一步来到青龙山下等它们。看来蛤蟆夫妇在劫难逃。

蛤蟆妹变化成个美貌少女,对着铜镜搓脂抹粉,精心打扮,化成英俊后生的蛤蟆哥不耐烦了,提醒说:“别抹那些东西,小心山神闻到,咱就自投罗网了。”蛤蟆妹听了觉得有道理,又取来净面水,把好不容易化好的妆洗掉。夫妻俩手拉手,带着梦想上了路。

明月把大地照亮,把两人苗条的体格倒映在山路上。蛤蟆夫妻手拉手边走边啦,净说在瑶池的那些美事儿。走着走着,突见前面的路边山石上坐着一位精神矍铄的白胡子老头,正目光炯炯的盯着它俩说:“年轻人,那里来回那里去吧,不要异想天开了。”

蛤蟆夫妻一听就明白,老头是对着它俩来的。不仅心里咯噔一下,硬生生地回答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们的事你管不着!”

“天下人管天下事,你们心术不正想祸害黎民,我怎能不管呢?”白胡子老头笑了笑说。

“你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蛤蟆妹生气的说。

“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公有人管。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你们还是好自为之吧!”

“你知道俺俩要干什么去?”蛤蟆哥试探地问道。

“哈哈哈,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俩这点雕虫小技,瞒不了天,瞒不了地,也瞒不了我老头子。还是回到你的安乐窝里去吧!”

“你是天上的神?”公蛤蟆问。

黄石公摇摇头说:“非也!”。

“你是泰山上的仙?”母蛤蟆也问。

黄石公摇摇头答:“不是!”。

“既然不是天上的神泰山的仙,你管的哪门子闲事?”

“年轻人,说话别抬杠。听人劝吃饱饭,别去做无谓的牺牲了。”

“自己的幸福自己说了算,你算老几啊!闪开路,别耽误了俺俩去追求幸福!”蛤蟆哥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它见老头年纪大好欺负,说话的嗓音提高了八分。

“迷途知返吧,靠前一步,死路一条!。”黄石公态度鲜明不让步。

俩蛤蟆耐不住性子了,眼珠子一转,一前一后朝黄石公挥拳打来。黄石公早有准备,一个闪身,亮起一掌,就见一道刺眼的光束击中蛤蟆妹,就这一下把她打回了原形,是个小牛犊那么大的青蛙,趴在地上直喘粗气。蛤蟆哥见势不妙,拔腿就往南跑,黄石公一个箭步追了上去,离蛤蟆妹二里地处打出了原形,立地化石,结束了梦想。

黄石公来在蛤蟆妹跟前说:“养其性,保其命,这是道家养身之法,可惜了你几千年的道行。我不取你二人的命,就在这里露天修行吧。等改朝换代见嬴政,你俩才能改变命运!就看你俩的造化了!”说完,右手食指一点,蛤蟆妹转眼化成了一个八米见方的大石蛙。为了镇住她的灵性,黄石公又化了一座仙人桥,将她永远的定在此处。黄石公叹口气说:“忠言逆耳啊!报应报应。”

两个蛤蟆灵气不散,夏日的夜间相互对话,不知是对自己的做法后悔,还是诅咒黄石公多管闲事。每逢它俩对话的时候,此处就会发生异事,多以兵变见长。

公元前221年,两个蛤蟆又在夜间开口交谈。不久,秦嬴政率军来到青龙山驻扎,准备攻打齐国。

一天,嬴政牵马散布在运粮道上,迎面走来一位老年樵夫,挑着一担鲜柴,边走边用肥大的衣袖擦汗。嬴政闪在路边,等樵夫走近了,伸手一拦说:“这位老丈,在下有话要问。”

樵夫放下柴担,用袍袖擦脸问道:“客爷,请问何事?”

嬴政说:“昨晚我在山寨听到此处有蛙鸣,按照季节这蛤蟆还蛰伏地下,如何鸣叫?”

樵夫笑了笑说:“客爷不是本地人吧?”

嬴政点点头:“来自秦都咸阳。”

樵夫上下看了嬴政几眼,说:“难怪难怪,你看山那边的这头有个母石蛤蟆,那头有个公石蛤蟆,据说是对夫妻,被神人黄石公镇在这里几百年了。”

“噢,石蛤蟆为啥在夜间叫。”嬴政疑惑地问道。

“不祥之兆啊!”樵夫仰天长叹道:“你看看这座山上,听说秦大王都亲自来了,要攻打齐国,看来无数人要流血丧命了。”

嬴政说:“打仗就要死人,这是常事啊!”

“嗯,可也验证了石蛤蟆的预兆啊!石蛙叫,灾祸到。”樵夫说出了流传的谚语。

“要统一国家,战争是在所难免的。”嬴政进一步说:“现在国家统一在前,老百姓就要过上好日子了。”

樵夫听了摇摇头:“老百姓需要的是国家安定,丰衣足食,不是要人命的战争。自打有了齐长城,齐鲁两国的战事时有发生,苦了老百姓咧。哎!”樵夫擦着汗说。

“你觉得秦大王不是仁义之师吗?”秦嬴政二目如鹰,盯着樵夫问。

樵夫心里有点打怵,这人的眼色变化如此之大,说话可要小心了:“大王有大王的想法,老百姓有老百姓的盘算啊!”樵夫说了个摸凌两可的话,也在无形之中捡了条命。这就是老话说的:“话多伤身!”

嬴政见樵夫说话来了个大转弯,也暗怪自己做事独断,一个大王掌管着千军万马,咋和一个老百姓一般见识呢。还是安定民心吧,想到这微微一笑说:“老丈,咱随便聊,不谈国事!还是啦啦石蛤蟆吧,来坐下来啦!”说着,指指路边的石头说。

两人面对面坐了下来,樵夫揉了揉狂蹦乱跳的心问道:“客爷,这兵荒马乱的你咋到这里来了?”

嬴政笑笑说:“和你一样,为了养家糊口啊!”

樵夫上下打量了一下嬴政说:“你英气十足,不像个跑小买卖的!倒像个游走四方的先生。”

“老丈,又岔话题了。咱有言在先,只啦石蛤蟆。哈哈哈”嬴政把马缰扔在地上,让马在路边啃食几口鲜草。那马也听说,迳自到柴担边啃吃上面的树叶。

樵夫说:“我是山下穴家沟的,一家三口靠我打柴种地为生。说起这石蛤蟆,那可是有着老年头了。听我祖辈讲,石蛤蟆开口见灾祥。”

“这蛤蟆开口如何见灾祥?”嬴政疑惑地问道。

“你别急,这话有啦头!”樵夫又擦了把汗说:“说起石蛤蟆,我有三肚子两肋巴的话要说。石蛤蟆是俺这里的一宝,它除了预示灾祥,也预示一年四季的气候与粮食收获情况。”

“石蛤蟆这么神?”嬴政有些不相信,树木有灵气,这死石头哪来的活气呢,肯定是个捕风捉影的传说。

“客官你别不相信,俺这蛤蟆可神灵呢?听我给你啦。如果是立春的夜里母蛤蟆先叫三声公蛤蟆应三声,预示今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公蛤蟆先叫两声,母蛤蟆应两声,春旱秋涝。俩蛤蟆同时在春天叫两声,预示旱涝不均,蝗虫成灾。农历二月二夜里俩蛤蟆磨牙,沉睡在泥土里的百虫苏醒,初闻雷声。立夏母蛤蟆先叫两声,公蛤蟆和一声,预示秋老虎发威,注意调节庄稼种植和收获。公蛤蟆叫两声,母蛤蟆和一声预示夏天旱秋天涝,及早做好浇灌排涝的农事;立秋夜里母蛤蟆叫三声,公蛤蟆应三声,预示冬天旱无雪。公蛤蟆叫两声,母蛤蟆应两声,冬天大雪压枝头;立冬夜母蛤蟆叫两声,公蛤蟆应一声,明年开春风调雨顺。公蛤蟆叫两声,母蛤蟆应一声,预示春旱庄稼难下种。有时母蛤蟆夜里叫一声,公蛤蟆回一声,十日内有大风来袭。母蛤蟆叫一声,公蛤蟆应一声,山上出异事。白天母蛤蟆叫,预示男人有灾难,如抓兵战事。公蛤蟆叫女人有灾难……如果夜里母蛤蟆先叫公蛤蟆应,且连续不断大半夜,预示这里有大战事发生,要死很多人,人们要准备逃反保命;如果公蛤蟆先叫,母蛤蟆应答半夜,预示有大天灾,比如地震、山洪暴发等!”

秦嬴政听的头都大了,我那娘哎!这俩蛤蟆这么多道道,看来非同一般。他盯着樵夫问道:“这俩蛤蟆有破解吗?”

樵夫看了嬴政两眼,说:“客爷,说话小心,让蛤蟆神听去了,您要遇灾。赶紧赶路吧,时辰不早了。”

嬴政说:“我想为民除害,破了俩蛤蟆的灵气。”

樵夫听了脸都吓白了,双手摇晃摆着头说:“客爷,你就行行好吧,这可是俺这里的宝贝,毁坏不得。怪我老汉多嘴,您就当是我放了个狗屁吧。”说着,起身挑柴走了。

嬴政望着樵夫远去的背影,笑了笑摇摇头说:“纯粹是个传说!没影的事也说出个花来,我是不信这个邪,晚上我去会会这俩蛤蟆,看它是不是像传的那样神。”

嬴政是个说到办到的一根筋,月夜更深的时候,他果真带着佩剑,独身个人来到蛤蟆妹跟前,与他对面而坐,问道:“石蛤蟆,听说你神通广大,嬴某来会会你了,自古好男不和女斗,你先说。”

嬴政话音刚落,有个女子的声音传来:“大王屈尊,小女子有礼了。大王你本性两张嘴,俺小女子一张小嘴说不过来,允许俺把丈夫喊来与你一块对话吧?”

嬴政激灵灵打个寒战,石蛤蟆开口说了话,看来樵夫所言非虚,他习惯性地握了握剑柄,女子说:“大王和小女子说话还拔剑吗?”一句话臊了嬴政个大红脸,声音低的如蚊蝇道:“我习惯了,别见怪。你刚才说我两张嘴是啥意思?”

“不是吗?你本姓吕,不是两张嘴是啥?”蛤蟆妹说话钢棒硬正。

人怕揭短。嬴政那脸瞬间气成了紫茄子,好歹天黑没暴露。

“那里有人前说短话的,你不仁义。”嬴政怪责道。

“我说的是实话,难道大王不喜欢听实话吗?”蛤蟆妹反驳道:“哥,你听到了吗,大王来和咱俩拉闲呱呢,你帮衬两句吧。”

“知道了,说话留三分,人家不生气。”蛤蟆哥说。

“还是大老爷们说话留面子。”嬴政借梯子下台道。

“我发现世间的男子都爱虚荣,这是害人之举。”蛤蟆妹得理不饶人。“大王,你觉得来打齐国理由充足吗?”

嬴政说:“自古有道伐无道。我是仁义之师,替老百姓说话。”

“你知道一场战争死多少老百姓吗?帝王的座椅是鲜血染红的,残忍啊!”蛤蟆妹惋惜地说。

“妹子,得饶人处且饶人。给大王留个面子吧。大王的祖上就在附近,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我就事论事,不说奉承之词。”蛤蟆妹说。

“妹子,你留点口德吧,免得血光之灾。”蛤蟆哥有点急了。

嬴政强忍怒气说:“还是你哥有涵养,你俩在此蛊惑人心,泄露天机,罪该万死!”

“大王,此是莫须有的罪名,俺两个被黄石公定在这里,不死不活几百年,早就活够了,就等你来发配呢。”

嬴政实在是气坏了,在大秦帝国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看来这蛤蟆气数已尽了。想到这,他拔出剑来照定蛤蟆妹的喉腔刺去,只听噗的一声,利剑入石只留剑柄。一股清气喷涌而出,蛤蟆妹大笑一声,说道:“解脱了,终于解脱了。秦始皇啊秦始皇,冲冠一怒把我伤,恩怨自有了结时,我在沙丘等你亡。哥,我先行一步,瑶池门口等着你。”蛤蟆妹说完,就听咕噜咕噜的声响,嬴政低头一看,只见石蛤蟆下面竟然喷出一股泉水来,而且水流还很大。

“妹子,你先行一步,等暴君将我杀了,咱俩再续前缘。秦始皇啊秦始皇,焚书坑儒把天伤;万里长城万里恨,可怜暴君命不长。”秦嬴政听蛤蟆哥骂他是暴君,简直气疯了,拔剑直奔蛤蟆哥。到得近前气哼哼地说:“既然你骂我是暴君,也不差你这条命,和你的妹子一起见阎王去吧。”说着,狠狠地一剑,将蛤蟆哥解脱了。

秦嬴政仍不解气,气恨恨地回到山寨,连夜部署兵力,第二天一大早发动了消灭齐国的战争。齐国灭亡,国王建被嬴政饿死在小树林。第二年开春,嬴政称皇,即历史上第一位皇帝,始皇帝。接着,他正如蛤蟆夫妇所言,先是焚书坑儒,不顾百姓死活修建万里长城,后寻求长生不老的途中,在沙丘将生命画上了句号。

石蛤蟆被嬴政破了灵气,当地人再也听不到预示天灾人祸的蛙鸣了。也应了当年黄石公的诺言,见了嬴政,没了性命。其实,蛤蟆夫妻借嬴政之力完成了千年的磨难,回到了向往已久的瑶池,重复了原先的故事,留下了一个美丽的传说。如今两块蛤蟆石遗迹犹存,不信你就去看看吧,每块蛤蟆石的咽喉处都有一个剑刺的伤口。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