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通知
《鲁中晨刊》任雪玉事迹报道
日期:[2016年10月14日]-- 鲁中晨刊 --版次:[D3]

做陪练,他爱上太极拳

1234
  他是方下镇土楼村一普通村民,十几年来,一直痴迷于中华传统武术。近几年,当他看到农村群众强身健体的方式很单一时,就抱定了弘扬太极文化、推动全民健身的想法,免费教授村民们练习太极拳。几年下来,培训村民百余名,极大地活跃了农村群众生活。
   任雪玉今年51岁,见到他时,他正在自己的太极拳研究院内与一名学员切磋技艺。任雪玉个头不高,但身材敦实,肌肉紧绷,一看就是常年习武之人。他打出的一招一式,或快或慢,左右腾挪,尽显他深厚的功底。“我跟随任老师学习两三年了,从他身上不仅学到了功夫,而且学到了为人处事的方法。他绝对是一个好老师。”这位学员说。
   众所周知,在方下镇方南村、方北村、土楼村一带早时就有练武的氛围。任雪玉从小就浸润在这种环境中,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他一直没有接触到武术。直到十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才开始了自己的练武生涯。十几年前一个早晨,任雪玉从一个小广场经过,这时他遇到了一位朋友在打太极拳,出于好奇,便驻足观看。任雪玉的这位朋友见他感兴趣,就说“你陪我一块练吧,正好一个无聊”。任雪玉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一块练吧。“说是一块练习,实际上我是充当了‘陪练’的角色。不过没想到,我从那以后就一发不可收了,深深地爱上了太极拳。”任雪玉说。初学太极拳时,任雪玉已近40岁,人说年过四十不学艺,可任雪玉不认这个理。刚开始时,他的动作非常僵硬,一些动作也做不到位,他就在朋友的指导下反复练习,时间一长,他感觉身体轻便了,关节也灵活了,慢慢走上了正轨。
   任雪玉是个执着的人,认定一件事就必须做好才行。尽管练习太极拳对身体有好处,但是对于常年和土地面对面的村民来说,练习太极拳是件有点“烧包”的事情。“早上5点就起来去村广场打太极拳,父母说我是不务正业,很多村民也不理解,人家都是早起去地里干活,而我却一个人在打太极拳。但我并没有在意这些,因为我确实喜欢。”任雪玉说。
  拜名师,他刻苦十年得真传
   对武术痴迷到什么程度,许多人都不会想象到。有时练站桩,他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许多人看到后指指点点,任雪玉不为所动,该怎么练还是怎么练,直到现在他仍保持这个习惯。当然他也有烦恼的时候,“期间有段时间,我总感觉自己的进步不大,像是遇到了‘瓶颈’,怎么练都不行,我非常难过,有时就找朋友们喝酒解愁,想一醉解千愁。可是喝酒后,仍很烦恼。有一次,我越想越郁闷,晚上家也没回,就步行从土楼村走到了莱城,到练太极拳多的地方去看人家练。可总看也不是办法,于是我决定拜访名师。”在别人的介绍下,任雪玉最终师从济南太极泰斗刘承德,跟随其学习洪传陈氏太极。任雪玉找到名师后,非常珍惜机会,只要有时间就去,前后用了近十年的时间跟随刘大师学习,最终得到了刘承德大师的真传。
   任雪玉深知艺无止境的道理,走出去才能更好地提高自己。当他得知每年全国各地都有武术比赛时,他就想办法自费去参加比赛。几年下来,大大小小的比赛他参加多次,也同时带回了一枚枚奖牌。“在去外地参加比赛很开眼界,通过其他选手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水平得到了提高。”
  扬传统,他义务教授村民
   任雪玉现在有着一份稳定的工作,在方下镇机械公司从事着管理岗位工作,过着忙时跑外,闲时打太极的舒适生活。偶尔一次晚上外出看到很多城里人在公园打太极拳,任雪玉便想到,农村人闲下来也可以打太极健身,还能舒缓一天劳作的疲劳,为何不把自己的本事教给村民们呢?
   从2014年开始,任雪玉便在村里小广场上开始教授村民太极拳。刚开始时,村民们并不认可,感兴趣的人也不多。任雪玉就不厌其烦地介绍太极拳的优点。十多天之后,有村民加入到了任雪玉的队伍中,看到有人学,任雪玉的兴致一下子高涨,一个、两个、五个,跟着任雪玉学太极拳的村民越来越多,任雪玉成为了村民们的“导师”。
   2014年5月3日,任雪玉的太极拳培训班正式开课了,首批学员达到了28个人,没有教室,村里的健身广场成了他们的训练基地,任雪玉自费买了音响,开始了他免费教村民打太极拳的生活。如今,任雪玉的学员已经达到了百余人,年龄最大的接近80岁,最小的只有15岁,他们分布在方下、牛泉等附近镇(街道),每天早上5点,任雪玉要先到牛泉镇中心公园教授太极拳,然后晚上吃完晚饭赶到方下镇的公园教村民打太极拳。
   由于是免费教学,很多器材、交通费用等都是任雪玉自己支付费用,一年多来已经花费了上万元,目前任雪玉已经成立了太极拳研究会,但是所有的支出都由任雪玉一人承担。为更方便村民学习,今年任雪玉又花费6000元钱在沈家岭村租了一层楼房。“现在一年我要支出2万多元钱,不过我不后悔,只要能为全民健身贡献力量,我觉得很值。”任雪玉说。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