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通知
三十年,我的传统文化复兴梦

DSCF9368.jpg

三十年,我的传统文化复兴梦

——山东民俗博物馆演讲稿

我叫李胜华, 1964年4月出生于莱芜市农高区方下镇张公清村一个教师之家。我自幼就爱听爷爷和父亲拉呱,这对我以后从事民间文学挖掘、抢救工作奠定了基础。

常言道:“真正的传统文化在民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就着手对散落在民间的文化艺术进行搜集整理。1985年,中国民间文学三集成工作全面展开,莱芜三集成办公室的李志清老师找到了我,在他的指点下,我对民间文学进行了深度挖掘,这一干就是三十年。

三十年来,我走东庄,进西村,采访了近千位老艺人。饿了啃口煎饼卷子充饥,渴了喝点河沟里的流水。骑着破旧的自行车,死皮赖脸的跟在人家屁股后面采访是我挖掘传承民间文化艺术不断追逐梦想的生动写照。

我从事民间文化艺术的挖掘整理传承工作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而是作为一种责任,一项事业来干的。因为这种工作的特殊性,不为更多的人所理解,工作中常常碰到钉子,甚至有人当面说我是“不务正业”。

我在采访剪纸老艺人时就遇到尴尬的一幕,老艺人的老伴对我来采访很不耐烦,给我难看的脸色,为了调节气氛我主动和大爷沟通,我问:“大爷,俺大娘喜欢剪纸手艺,您老人家喜欢什么手艺?”

大爷不冷不热地回答说:“喜欢编筐!”我笑着说:“大爷,咱爷俩是同行。”大爷瞪着眼看着我问道:“你是干啥的,我是干啥的,咱俩龙辈子也同行不了。”我说:“大爷,您老人家喜欢编筐,我喜欢编书,咱爷俩不是同行吗。”老人被我的风趣幽默说笑了,从此成了忘年交。

民间文化艺术作为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文化,是一个地区的基因和血脉,许多传统的文化不为更多的人掌握,而是藏在少数老年人脑中,根本没有文字记载。一旦他们离开人世,这些优秀的文化艺术就可能失传。记得有一次,我采访雪野王道利老人,他多才多艺,掌握着好几项传统技艺。老人听说我是从事民间文化艺术保护工作的,他高兴地一把攥住我的手,一个劲地摇晃着说:“俺家的绝活有救了,俺王家的陈曲、米粥、油果和江米糕的制作已经有二百多年的历史了。祖祖辈辈就靠着这些手艺养家糊口。到了我这一代,孩子们都不愿干了,为了留住根,我成宿的睡不着觉。老李啊!您是俺手艺人的救星啊!”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

我安慰他说:“大爷,是党的好政策救了您的传统技艺,保住了传统文化的根。”

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采访王道利老人不久,他却驾鹤西去了,没来得及抢救的传统技艺一下子就断了根,每逢这个时候我的心就象在流血!觉得自己肩上的责任越来越沉重了!

为了留住民间文化艺术的根,1993年2月,我求亲告友凑了一笔钱,把八十年代三集成时搜集到的民间文学,编辑出版了莱芜市第一本民间文学专集《凤凰城的传说》,保护了一大批民间文学作品,填补了民间文化艺术的多项空白,也在莱芜文化界引起了强烈反响。

此外,我还编辑出版数十期《民间奇闻故事》和《古今奇闻故事》,团结了百余人民间文学爱好者,成立了莱芜第一家民间文学研究机构“莱芜市民间文学研究学社”。2002年改组成“莱芜市民间文学研究学会”。

我对民间文化艺术从最初的爱好发展到了痴迷的程度,只要一听到有价值的线索,不管山高路远,不管刮风下雨,我都会第一时间赶过去。为了考证民间传说《伍子胥鞭打卧龙石》,我骑着自行车,翻山越岭来到了地处深山的蒲洼村。村里的王清池,是位戏曲老艺人,他一直传承着咱莱芜古老的剧种——“靠山梆子。”“靠山梆子”是“莱芜梆子”的根!有二百六十多年的历史了!王清池老人不识字,肚子里装着的近百出大戏唱词,是他一句一句硬记下来的。他说学唱戏是最难的一门艺术,一句戏词唱错了,头顶上就被老师揍出个疙瘩来,说到艰辛处老人泪流满面。老人告诉我,他保留了一本根据民间故事改编的传统靠山梆子戏《伍子胥鞭打卧龙石》,他的庄户戏班还能唱。面对这样一位献身艺术无悔意的老人,我只有敬佩。

为把这些地方传统戏曲保留下来,我抹下脸皮来四处筹集资金。1997年7月1日,古装戏曲电视剧《伍子胥鞭打卧龙石》拍摄完成,我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次拍摄不仅保护了原汁原味的地方戏曲,更重要的是激发了民间艺人自觉保护地方文艺的热情。

《伍子胥鞭打卧龙石》的故事是这样的:春秋时期(公元前502年左右),楚平王昏庸无道,子媳父娶,金殿击杀世子建,国母跳井自杀。马娘娘怀揣幼主逃至鲁国避难,被义士柳展雄救助在婵女寺。伍子胥忠心耿耿,千里单骑寻找马娘娘到鲁国,与柳展雄斗智,鞭打卧龙石,化敌为友。

鲁国大夫卞庄,欲挟马娘娘和幼主做人质,控制大楚,兵困婵女寺。柳展雄率兵将协助伍子胥,终于救出幼主,可惜,马娘娘忠贞刚烈,红粉坠井。当年,义士柳展雄存兵于寨山,在旗山上摇旗,将山上点兵聚将,鼓山上擂鼓调兵,这些遗址犹存。民间还传说,后来的柳展雄被封成了汶河龙王,保佑地百姓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做了很多的好事,南部山区一些庙会活动就是纪念柳展雄而沿革成俗。这个故事,我也申报了非遗项目进行了保护。

为了挖掘和保护我们莱芜独有的民间文化艺术,不单要有身心和精神上的付出,还必须舍得物质上的付出,所以我选择了这项工作,也就和困难交上了朋友。这些年来,为出版书籍和拍摄影视片让我手头变得非常拮据。逢年过节,人家是亲友盈门,我是债主堵着门。有一年春节,我的手头只有三块钱,多亏了老父亲送来了100块钱才好歹的熬过了年关。虽然生活一直很清贫,甚至连孩子上学的学费都没有保障,但出于我对文学艺术的热爱和执着,我始终义无反顾的把弘扬和振兴莱芜民间文学艺术作为了毕生的追求。

在走访中,老艺人们或有偿或无偿地给了我很多值得怀念的老物件,虽然是些老掉牙的东西,在我的眼里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运回家中,就像对待襁褓中的婴儿那样细心,并分门别类进行研究和保护。这些老物件,承载了莱芜民俗文化的形成与演变,是勤劳的莱芜人民的智慧结晶。

我搜集整理的民间文学当中,绝大部分是传播正能量的善报故事。其中,孝子马约就是与二十四孝媲(pi)美的莱芜孝德故事。清康熙年间,莱芜县山口村发生了一件割股孝母的大爱至孝故事,村里的孝子马约为了生病的母亲喝到肉汤,割股孝亲,感动乡邻。知县钱珂据实上奏,康熙五十七年三月,皇帝御赐金匾一块,名曰“至性可风”。为了弘扬孝德精神,我动员学会会员和艺术团演员,把该故事编成了渔鼓说唱、地方戏曲演唱和电影故事剧本,先后拍成了三部不同表现形式的微电影,网络播出后,反应强烈。我还注重孝德精神从娃娃抓起,组织老艺人进校园与小学生零距离交流,促进了四德工程的顺利进行。我组织的老艺人进社区活动,给邻里和谐,共建美好社区家园带来了活力,演员们的精彩表演,给个别不孝子女敲响了警钟,起到了争先尽孝的模范带头作用。

2006年6月,我带着莱芜十一个项目的艺术作品参加了在省美术馆举办的“首届非遗成果保护展”,受到了与会领导和观众的交口称赞。这次参展对我的启发很大,回来后,我就筹备成立了一个包罗万象的民俗展厅,这就是后来“莱芜市张公清民俗博物馆”的基础。

在抢救保护传统文化艺术和非遗项目时,遇到过很多的尴尬与艰辛,老艺人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的家规约束和传承人的固执偏见,给保护工作增加了很多的难度,闹出了很多啼笑皆非的场面。我用自己的执着精神感化了很多传承人,从而保护了大批的传统文化艺术和非遗项目。

“李胜华”是我的大号,然而数十个外号是我三十年从事民间文学的真实写照。因为很多项目挖掘出来了却得不到有关部门的认可,人家就给我起了个“骗子”的名字,虽然难听,我却不在乎,我能把一个民间匠人骗成“人民艺术家”,这需要我多大的勇气和智慧。今年4月份,山东电视台公共频道拍摄了我抢救保护非遗项目的纪录片,片名就用了我的一个外号,叫“不务正业”,是加了引号的“不务正业”,片子播出后,感动了很多我的同行和老艺人,他们这才明白我艰辛的付出是为了他们项目的保护和传承。有人送我外号“傻子”,我就像傻子一样对他笑笑说:“如果莱芜民间再多几个我这样的傻子,非遗项目还能保护的多一点。”

在走访中,我发现民间有大量的传统戏曲、音乐和舞蹈艺人,他们传承和保护着众多濒危的文艺节目,遗憾的是没有展示的舞台供他们来传承。于是,我把这一情况汇报到了莱芜市委宣传部和市文广新局,在毕玉惠部长和亓祥云局长的关心支持下,莱芜市长勺说唱艺术团于2012年5月成立,给众多民间文艺爱好者提供了展示技艺的平台,短短数天,报名者突破了百人,现已保护了传统戏剧60余个,传统曲艺、舞蹈等节目280余个;其中“莱芜渔鼓”、“木板琴书”、“山口社火”被列入了市级非遗项目。

传统舞蹈:山口社火。起源于莱芜地区一个妇孺皆知的民俗传说,那就是秃尾巴老李娶魏娘娘的故事。秃尾巴老李叫李作车,莱芜汶河南岸的八里沟村。出生在明朝正统元年(公元1436),农历六月二十四。八里沟李氏族谱记载:据光绪六年八里沟《李氏族谱》重修本记载:“配王氏,初生龙,逾月升天”,“县遇大旱,县公斋戒,亲诣本庄。设坛于迤(yi)东,礼请祖母王氏登坛。县公率众虔祝,遂大降甘霖”,“屡祈有验”。明、清历代《莱芜县志》记载,此“县公”乃明天顺二年(1458)时任县令的伍礼。后弘治十年县令何继州祈雨灭蝗,万历十年县令郭邻、清康熙年间县令叶方恒祈雨均有验。最初龙母庙建在庄东南。龙母坟在李氏祖茔(村东北)中,并立有龙头墓碑。莱芜西北山中的黑龙潭有其庙宇、塑像和古碑,魏娘娘的娘家——山口村,现存魏娘娘井和村北的无梁石殿“龙王庙”。庙里供奉着秃尾巴老李和魏、康、边、刘四位娘娘及太子们的彩塑神像。

山口魏财主家扛活时,人缘极好。与魏小姐相爱后,被伙计逼迫现身龙形浇地,后为爱人变龙,被惊慌的爱人用洗衣棒槌砸成秃尾。因为黑龙一心为民,被玉帝封为汶河龙王。后因原老龙王制造事端并告了黑状,玉帝命他水淹莱芜一千庄、大小庄一个不留,他只淹了大庄、小庄和拾百,玉帝把他“流放”到黑龙江做了龙王。现在,莱芜地区每逢干旱,还有敲锣打鼓,载歌载舞“搬龙王”的习俗。山口社火就是山口人搬请老姑老爷时,感于老姑老爷爱热闹而形成的传统舞蹈。最早有“耍龙”一折,有一年的农历六月二十四,也是民间常说的“大典”习俗,大典是民间习俗下雨的日子,就是红日当空,黑龙潭也会下一场雨。而这一天,山口社火队在无梁龙王庙庆贺老姑老爷生日,那龙耍的人人喊好,不知秃尾巴老李因为家庭矛盾还是其它原因,心情不好,就呼风唤雹,把耍龙人砸了个鼻青脸肿,而其他舞蹈演员却安然无恙,自此,社火队不再演出耍龙舞蹈。

传统舞蹈“山口社火”申遗获得了保护,遗憾的是“莱芜小调”这个有着几百年传承史的传统音乐却迟迟未能列入非遗项目进行保护,我非常着急,因为每一年都有这方面的老艺人去世,因此,我的民间文学之路仍然任重而道远。我还要在挖掘、抢救传统文化艺术工作上加大力度,让更多的传统项目得到完善的保护。

莱芜市张公清民俗博物馆建成于2006年7月,常年免费对外开放。民俗博物馆场所面积160mundefinedsup2;;博物馆主展厅120余平方米,地域民俗生活藏品1200余件,档案资料900余件,图片资料1万余幅,每年接待大中院校及社会参观者8000余人次。

有付出就有收获。自1985年至今一直从事民间文化艺术挖掘、传承、发展工作,现已保护民间文学类作品三万余件,艺术类作品两千三百余件,发表数千件。整理莱芜谚语、俗语、歇后语十八万条;童谣儿歌377个;棋艺及游艺138个;编辑出版民间文学专辑《长勺之战传说》、《八大匠的传说》等学术著作16部,相关资料1600余万字;整理传统戏剧68个,传统曲艺、舞蹈等节目280个;抢救、保护传统手工艺项目140个;协助成立文化艺术特色户30余家;申报省级非遗项目4个、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54个。我组织学会会员参加国家、省、市组织的各类艺术展活动,尤其是文博会与非博会,荣获百余个荣誉称号,为艺术家增加了知名度,促进了传统文化艺术的全面振兴与发展。

三十年来我先后被评选为“山东省三集成先进工作者”、“首届齐鲁文化之星”;“莱芜市首届德艺双馨中青年文艺工作者”、“莱芜好人”、“道德模范”、“优秀共产党员”和《长勺之战传说》市级非遗传承人等荣誉称号。

三十年来,在民间文学道路上的付出我从没后悔过,我就想尽全力守住我们的文化艺术之根,就想让传统技艺更好地造福子孙后代。虽然我的日子过的清贫,但非常满足。

回顾我三十年来走过的民间文学艺术之路,我深深地被那些默默无闻的老艺术家们的执着追求和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所感动,想想还有很多很多沉睡在某个角落的艺术瑰宝等待挖掘,觉得肩头上的担子更加沉重。

我计划在下一步的工作中,将全力发展弘扬民间文化艺术作为不懈追求,把我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奉献给我所热爱的这片土地和勤劳智慧的人民群众,实现我的梦想。

谢谢大家!

2016.9.25

 


李胜华讲故事及其集体合影

王圣良介绍锡雕制作技艺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